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媒体研究 >> 详细内容

人人都有麦克风,只有少数人才能唱出中国好声音

发布: 2015-7-14 04:53 |  作者: 陈安庆 |   查看: 3769 次


在新媒体环境下,我们形成了快餐式阅读——等车聚会低头党,睡前醒后手机党。

我们可能每分钟更新一下微博,刷一下网页,就可以获得海量来自世界各地并且最新的实时新闻。网上书吧、网络数字图书馆的发展,使得人们可以随时订阅自己喜欢的内容。

生活节奏的加快,也使阅读的功利化、工具化成为必然趋势。浅阅读渐多,青灯黄卷渐少。出现了快餐式阅读、碎片式阅读。

在计算机上浏览电子书,汲取精神食粮无非走马观花,浮皮潦草。花时间耐心挑一本纸质书仔细阅读,似乎变成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

各种猛料爆料,七嘴八舌,热火朝天。没来由的猛料,政治谣言、情色八卦漫天飞。

被专业化压抑许久的草根阶层解放出来,无论写得好不好,写了什么变得不重要,都敢于探出身子赚吆喝,微信朋友圈变成了急功近利的淘宝京东,是个小店都大谈电商化营销。

自媒体,媒体二字被忽略,成为趋利掘金的名利场和商业工具,也造成了互联网众声喧哗的乱象。自媒体顺风车的目标对象是眼球,是钱包。腾讯微信的野心是电商,马化腾、张小龙们搭建平台的目的昭然若揭。

看似热闹的微信,背后是内容的高度同质化和重复建设。

今天的微信读者,我们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今天的微信读者,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是肯德基、麦当劳快餐还是满汉全席、定制化的私房家常菜?

回答这个问题吗,好像也要分人,不一定是非黑即白的单项选择题。

不需要知识营养的人,满足眼球效应即可,图的是一时的眼花缭乱,感官刺激一下,感喟一番,看后骂骂娘,发发牢骚,捶胸顿足宣泄一番,或者寻求安抚自己自说自话的心理鸡汤。

微信成为最好的佐料,更多地是满足了受众亚文化的娱乐性消费。

我们承认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扯淡权利。现在的内容传播是小而美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阅读和汲取思想的管道。

微信读者不再是以受教育和充电为唯一阅读动机,更多人玩手机微信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社交工具和娱乐平台,通俗地说就是图一乐呵。

在没有互联网海量信息的时代,新华社、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一稿成名,没有充分竞争。谁掌握平台优势,释放自己,谁就可以天下知。

媒体人留恋的黄金年代已经远去。现在即使你撰写、创作出传世之作,好像一枚珍贵的钻石,丢进信息大海,也是转瞬即逝,打捞不得。

在门户网站,你的一篇特稿变成了一则普通不过的标题,得到重视给个面子吧,最多加个链接和图表。

自从有了微博微信,网络营销一下子变得戏剧性起来。无论在线还是地面,商学院忽然多出很多大讲特讲微信营销,微博营销的神汉。

我们姑且把碎片化的实时信息称作盒饭快餐,即那些看过也很快遗忘,保鲜期短。

像秋蝉一样短暂的生命周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不再,甚至变成一地鸡毛。

如果我们给它们描摹出一根根传播的时间轴的话,那一则则新闻产品的生命周期又有多长?谁都渴望短平快,但是短平快往往不容易铸造经典。

人至中年,我们不再被花里胡哨的畅销书,五花八门的营销包装所愚弄欺骗,我们看重的是微信信息的知识功能和营养。

经典是需要积淀的,我们需要深刻的思想,厚重的内容,标题党、可视化设计、粗俗鄙野的内容充斥自媒体。因为,自媒体不具进入门坎和职业化资质。

 

我们更怀念,拿起一本书,凝神静气阅读一本经典的遥远下午


严密的逻辑和深刻的思想,是资深码字工们对文本的不懈的追求。

手机微信、微博好像成了人体的第二器官,离开须臾就好像丢了魂一样。人最终沦为信息奴役,亲情友情渐次疏离。

快餐盒饭、豆腐渣,有取代舌尖中国美食的架势吗?倒也未必,遥想当年宇内闻名、高大上的帕克笔公司,一度受到价格便宜又书写方便的水写圆珠笔的挑战,帕克走的是高端钢笔,不仅没有被消费者淘汰,反而铸就百年品牌。

小区门口有一位保安,同时他也是位伟大哲学家,他总是不停地终极诘问: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你要到哪里去?

唱衰之声不绝于耳,传统媒体一夜间仿佛岌岌可危。

实际上,不客气地说,绝大多数新媒体仍然是传统媒体的搬运工。

它们不具传媒的采访资质,生产资质,新媒体不过重复抄袭发布报纸内容。

时至今日,传统媒体在生产内容方面仍占有优势,并几乎垄断了新闻线索来源,但随着信息传播管道的多元,这种信息“垄断”被打开了。

自媒体的悖论是,重复和繁杂无用信息越来越多,而每个人的生命能量是有限的。

微信、微博好像天边划过的流星,瞬间璀璨夜空,却又有几人停驻反复阅读。微信本身是一座闭合的信息孤岛,与外界失联。

即使是像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它所拥有的数据也只是一座“数据孤岛”。据我所知,目前国内标榜的大数据是断裂封闭。一座座孤岛被打破前,大数据无法称“全”,大多是“大忽悠”。

同样受到质疑的是,算卦的改叫分析师,统计改叫大数据,大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电商平台有为了卖出产品吹出一个个美丽泡沫?

现在商人开口不提B2B,B2C,O2O妳都不好意思提自己潮流,其实也没啥,弱弱地告诉他们,老子十五年前就懂O2O,不跟会网友一个道理吗?在线联系,线下一起喝咖啡吗?多深奥啊!

在我看来,被一些小白领挂在嘴上的互联网思维,就是个伪命题,用户为中心,定制化,在互联网出现前就已存在千年,网络只是加速放大传播效果而已。免费、快、口碑、用户体验等好像就是互联网思维了?

如果我们多年后回望,就会发现——传统媒体不是败在内容为王上,而是败在了传播管道上。

在互联网传播通路中,传统媒体只注重了上游生产链条的建设,却忽视了媒介传播管道的变化。Web2.0的三要素是:个体、连接、分享,在互联网时代,只重视内容还不行。内容、产品、用户三位一体,内容作支点,产品做杠杆,用户为动力,这样才能撬动市场。

新媒体对旧媒体的最大杀伤,恰恰体现在管道多元化以及管道便利性上。

所以,内容为王并不过时。我一直坚信——媒体之所以能成为媒体,是以内容为支点的。

什么人在唱衰传统媒体?新闻职业生涯中的失意者,对混媒体有功利性的投机者,一部分涉世不深的墙头草,还有一部分没有是非判别能力的从众者。

新媒体无法摆脱旧媒体单独存在,在新闻内容生产上尤为突出。

传媒业的未来发展空间仍十分广阔,更无须悲观,英国的平面媒体《经济学人》杂志,不仅没有受到新媒体的冲击,反而做到了逆市上扬,每期发行量达到了152万份,而此前这份刊物在互联网出现前,只20多万份。

全媒体≠全体,也≠全能,内容质量的提升,在挑战面前,唯有让自己更强大,才是不二选择。

但是不是要一味迎合讨好粉丝呢?我看未必。每一个读者,都有相应的兴趣爱好、生活消费习惯,服务好一个用户,做大做强细分

市场,就可能存在相应的品牌空间。

内容为王的实质是生产环节的质量控制。新媒体环境下读者的阅读习惯、内容的生产机制、信息的流通渠道,发生了嬗变。管道与终端的价值在不断提升。

市场经济模式下,功力而浮躁的消费主义盛行。社会舆论在“被动通奸”下,走向合流,逐渐地裂变。


劣币驱逐良币:内容为王向流量点击率为王转变

新闻媒体考核记者编辑不再忠于权威信息与事实真相的挖掘,而开始使用流量数据分析来评估新闻稿件,评估工作业绩,这存在巨大隐忧。

如此下去,新闻业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从内容为王向流量为王、点击率为王转变,黄色新闻复兴。

我以为阅读量和眼球效应,不能成为评判新闻生产质量和影响力的标准。新闻串烧、无营养文章,甚至是假新闻,在摧毁着新闻业。

传统媒体转型,媒体融合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生产方式、经营方式、管理方式的重构。

我曾经跟很多报人谈论,中南传媒龚曙光先生创办的潇湘晨报快速崛起的秘密,大家一致认为龚氏的成功,一个是媒体用人机制体制的创新,团队里人力资源整合的成功;二是龚曙光先生是“书生+商人办报”,他早年做过企业经营,谙熟市场规则和商业经营运作。

这或许给我们一些启示,媒体不仅仅需要采编业务强大的名记者、名编辑放在合适岗位上,更重要的是要选拔既懂采编有懂经营的复合型人才,要具备全局意识,具有现代化企业管理背景性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

新闻从业人员理想主义之外,更要研究一下组织的顶层设计和各部门业务流程。体制机制必须要健全创新。

办报办网,要坚持政治家办媒体,报人办报,商人办报三位一体,实现政治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三丰收,探索新形势下办报理念、手段、方法、机制的创新。

不仅要具备流程监控把关纠正能力,还需要具备做局的能力,组织实施媒体发展战略,发掘市场机会,制定经营战略和计划执行能力,组织统筹能力。

马尔克斯说,新闻是一种永远无法满足的激情…没有苦在其中的人无法想象那种世事难料、随时候命的状态;没有生在其中的人无法想象那种玄妙的新闻预感、抢到独家的快感和万念俱灰的挫败感;没有为此而生、打算为此而生的人无法坚守一份如此不可思议、强度极高的工作。

平台化、聚合化、展示化、众筹化是未来媒体激发用户的力量,智能手机、平板计算机等移动终端大面积普及,3G、4G技术使得传播速度大幅提高,随时随地获取新闻不仅成为可能,且正在成为习惯。



人人都有麦克风,但只有少数人才能唱出中国好声音

报纸作为日常基本信息或实时信息提供者的地位,已然被彻底打破。在不远的将来,报或者将换个形态保留,但是做为媒介的印刷纸,逐渐淡出传媒领域。

变化的是商业模式和传播技术手段的创新融合,新闻传播的原理和“道”没有变化,变化的是介质、技术、渠道。

传统媒体在追索事件、挖掘故事、阐释背景、评估变化、分析影响方面保留强大生产力。

我更坚信,从甲骨文到纸质印刷再到互联网传播,只要媒介需求、信息需求依然存在,媒体人永远不死!新闻业只要还在,理想就不褪色,媒体人也不会撤退!

新媒体不是洪水猛兽,我们这个时代正在经历着划时代的第四次科技革命浪潮,技术的进步推动着媒体的进步。大数据、云计算、全媒体、已经融入传媒工作的肌理。

很多新闻老兵感到,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

一部人类史,就是一部挑战和应战的历史,传媒史亦如是。

新旧媒体在目前没有谁吃掉谁的问题,而是相互促进相互融合的过程。2014年是中国媒体融合的元年,没有永远的强势媒体,只有不懈的创新发展,渠道、内容、用户三者决定媒体的最终号召力。

新征途,新出发。内容为王、技术为王、渠道为王,客户为王。

报业在品牌优势中探索多元布局,非报产业反哺主业。网络媒体在电商化布局和互联网金融融合中,看到曙光。新旧媒体在竞合中擦出“火花”。无论是怎样的火花,媒体融合的列车已然驶来。

诸君莫彷徨,诸君勿忘心安。不要担心被取代,人人都能做菜,为什么五星酒店里的专业厨师仍然吃香。人人都有麦克风,但只有少数人才能唱出中国好声音。

1917年,美国诗人艾略特用一首小诗,描绘出报纸的黄金时代:《波士顿晚报》的读者们,像一片成熟了的玉米地,在风中摇曳。

纸或不存,新闻永生。在大趋势下,黄金百战穿金甲的报人必将迎来涅槃重生!

陈安庆:
原新华通讯社《瞭望东方周刊》资深记者、历任中国新闻社江西分社采编中心主任、人民网江苏频道采编中心主任。安徽濉溪人,生长于宁夏银川,毕业于长沙理工大学,毕业后任职湖南电视台、《法制周报》、《潇湘晨报》深度报道部,先后担任主力、首席记者。一线十年采编经历,职业记者。擅长调查性报道,政经报道,参与创建《法制周报》、人民网江苏频道采访编辑平台,现供职国内一家财经媒体。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