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中外品牌 >> 详细内容

绝不是危言耸听: 中国制造岌岌可危

发布: 2015-7-13 21:14 |  作者: 宋超鹏 |   来源: 文明公民网 |  查看: 3858 次

文明公民网总编 宋超鹏



        每年一次的世界最大、最全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展,2015年我们又参加了(4月13~4月17日)。这是我第四次参加此会,时隔八年,我又来到这个巨大的展览中心,经历了6天,走遍了25个展馆,这样全面的一走,使我恍然大悟,让我吃惊、猛醒、羞愧、思绪万千......

  德国汉诺威工业展共27个展馆,第一、第八馆没开放外,这次会共25个展馆启用,除了七、八、九展馆为高科技展示馆外,其余的展馆全部为传统产品,为压缩机、电机、机床、轴承、汽车零部件、铸、锻、机加、钣金件、电子元器件、太阳能、风能、电动汽车等等。由于我们主要是去宣传陕西产品网,顺便带点产品展示,因此需要我们走遍所有的展馆,去主动给参展商和参会的客户宣传讲解,也正因为宣传陕西产品网工作的需要,让我意外的对中国制造在世界所处的地位、在外国人心目中的印象,有了比较全面地、深度的了解和感受!

  中国制造在传统行业里已“边缘化”了!

  除了七、八、九三个高科技产品展馆外,其余的都是传统产品的展馆,中间的位置、好的位置都是被发达国家和新上升的发展中国家所占有,为:ABB、西门子和每个行业的龙头企业,以及土耳其、印度和前东欧的国家,他们占地60~500平方米不等!而MADE IN CHINA分布在每个展馆的最边、最没人气的位置,没有大的摊位,90%是3×3或3×4的展位。从形象上看,外国的企业布置:大气、突出、鲜艳、有特点,中国企业的布置:灰土、小气、大同小异;从产品上看,外国企业的产品庞大、精致、讲究、新颖、难度大;中国企业的产品陈旧、粗苯、科技含量低、布置和摆放很不讲究。这次展会是大年会(一年大展,一年小展,这样重复的循环,从1947年至今),有65个国家和地区参展,6500多个参展商,有十八多万个国外客户来参观和洽谈,但中国展位上的参观者和客户却是寥寥无几,很多客户走到中国展示区,就绕开走了,有的看客,中国的供应商热情的给他们介绍,他们却很不耐烦或摇头不停留的走过。

  中国制造在工业4.0的高科技展馆里找不到!

  我们很认真地在七、八、九高科技展馆里参观和学习,有智能机器人,3D打印机,工业自动化信息技术、能源和环境科技、动力和控制、工业产品的生产工艺及服务和产品研发方面的前沿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高精度的各种分析设备和检验设备等。尤其是智能机器人,发展的太快了,总共有八类机器人,大到抓送汽车整车、小到安装手表的零部件。上百家公司各种机器人的表演,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可是2007年我来这里时,只有两家公司有机器人,而且是粗大笨的东西!但是让我感到更惊奇的是:我转遍了整个展馆,却没有看到一家中国的公司,在这里参展!是我们的产品太差了呢?还是我们的许多产品是抄袭的,侵犯了知识产权,不敢来这里展示?我们许多企业都整天在喊他们的产品“已达到或超过了世界先进水平”。为什么不敢真*实弹地上战场呢?

  国外客户对中国参展商和产品的态度!

  许多客户对中国制造不信任,不屑和发怵,很远看到中国的参展专区就止步了,好一点的是走马观花、匆匆走过,问他们是否有兴趣,他们只是笑而不答。我们介绍陕西产品网走遍了所有的展馆,介绍了许多客户,但对中国公司有兴趣的人不多,有的你说你的,他们心不在焉、有的干脆给你说“我们不和中国公司有任何的往来,你不要再说了!”让我们十分的尴尬!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那?

  为什么中国制造被世界边缘化了!

  为什么中国制造很快被世界边缘化了?**年前中国制造,还是许多国家、地区和企业的首选,可现在却被嫌弃、被冷落、被边缘化了呢?

  我反复静静地思考了这个问题,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1.急功近利、缺乏长远的发展规划。

  国家多年以来要的是GDP,无论什么办法、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能增加或完成GDP就是一好百好!重复、盲目的扩大再生产;地方、行业和企业也是围绕着GDP和短期的利益年复一年的忙碌,没有心思搞科技、创新、技术改造、新产品的研发、潜心搞科研,更没有脚踏实地的作风,精益求精的产品,把企业、把服务做到最好。

  2.人心浮躁、不注重学习、不注重技术、不注重人才。

  利益的驱使、人们没有心思去学习、去钻研、因学习、研究、钻研技术都是慢活,短时间看不到效益,无论是国家、地方、企业和个人,都不会引起高度的重视,企业的技术研发队伍越来越弱,技术工人的水平、责任心、精益求精的态度是越来越差,人心浮躁、频繁的跳槽,企业的文化、技术研发、管理、技能缺乏传承、水平不是在提高,而是越来越走下坡路了!

  3.没有信仰、道德、诚信和责任。

  前一阵,我常常看到“我国己开始尝到了道德沦丧的恶果”、“贵族精神的消亡、流氓意识的兴起”等一些文章,觉得有点言过其实、半信半疑,但这次参展一个星期,我耳闻目睹,才真正体会到了这些年来我们没有信仰、道德、诚信、责任、踏踏实实的作风,求实认真的态度所造成的一系列不可挽回的损失和恶果!

  4.夜郎自大、投机取巧、缺乏国际的大视野。

  由于好大喜功、报喜不报忧、我们的社会、企业习惯了歌功颂德,自吹自擂,常听到许多企业说:“我们的产品达到了国际水平,我们自主研发的产品已获得了专利,在世界上处于领先的地位等等!实际情况是:言过其实、个别的指标达到了国际水平,但总体还是相差甚远,或是压根就是抄袭先进国家的技术或产品,自吹自擂却不敢去国际舞台上展示、亮相、害怕差距太大或侵犯知识产权。

  5.大专院校、科研机构与企业的衔接太差!

  这些年来,大专院校、科研机构、企业之间的衔接的很不好,风气很不正!虚报、假报各种科研项目的事屡见不鲜,编制一系列的项目,拿走了许多国家的科研基金,却成果甚微。一切向“钱”看的风气,使许多人见利忘义,丧失了师德、道德和基本的人格!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即使有良知的教授、科研人员研究出的新成果、新产品,各方谁也无心对一个没有多大把握的新技术、新产品的反复试验、没有兴趣,是因为劳心、劳力、投入大、回报慢!生长和成长期的时间过长、等不及!

  总之,这次参展,让我恍然大悟、思绪万千、感慨不已,深刻感受到了,我们这些年出现的信仰危机、诚信危机、道德危机、人性危机、最终反映到了我们在国际市场的形象危机、产品危机、制造危机、我们完全被边缘化了,中国制造岌岌可危!

附:
宋超鹏和他的文明公民网


图为“文明公民网”首页


宋超鹏


  核心提示

  一个事业有成的民营企业家,为何要用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去投资一个没有任何收益的公益网站?面对世俗的偏见和暗流涌动的商海沉浮,在文明的道路上,他又将如何坚定自己的信念继续前行?10月中旬,记者走近公益网站“文明公民网”的创办者宋超鹏,与他共同分享文明道路上的曲折与酸甜苦辣。

  “点燃一盏文明的灯”

  文明公民网,是一家专门宣传精神文明的公益网站,网站的创办口号是:“信念追求的灯塔,精神填充的驿站,是非曲直的辩台,排忧解难的助手,快乐温馨的家园。”“文明”二字是始终贯穿于整个网站中的关键字,网站所刊发的文明和礼仪资料,体现出了这家网站宣扬精神文明、提倡以礼待人的最高宗旨。

  在浏览文明公民网时,记者发现,网站上每周都会刊登一篇“话题”文章,虽然这些“话题”只有寥寥千字,但每一篇都内容丰富,饱含深意,涉及面也十分广范。在文章中,作者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将一个个的人生哲理向读者娓娓道来,语重心长而寓意深刻。记者观察到,这些意味深远的“话题”文章皆出自一个人之手:那就是文明公民网的创始人、私营企业家宋超鹏。

  10月12日,在宋超鹏位于高新区的公司里,记者见到了这位开朗健谈的私营企业家。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文明公民网创办于2007年,而促使自己创办这家网站的最初原因,与他数十年来走南闯北的工作经历不无关系。

  由于公司经营的是外贸生意,宋超鹏有很多机会频繁往来于世界各地,在与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人们的交往过程中,宋超鹏真切地感受到外国友人良好的文明意识:“记得有一年去欧洲出差时,我曾在街头向一位年轻女性问路。这位热情的女子二话不说,就将我和伙伴带上了地铁。在辗转倒车30多分钟之后,她终于把我们带到目的地,说了一句‘到了’就转身离去。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她和我们并不顺路,而我们连句‘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她就消失了。”宋超鹏说,类似的经历,自己在国外不止遇到过一次。

  然而刺痛宋超鹏的却是一次和一位外国合作伙伴的闲聊,有次提起中国百姓时,他的合作伙伴问道:“你们中国人是不是喜欢随地吐痰和擤鼻涕?”一边说一边模仿着吐痰和擤鼻涕的样子,随后还用手往衣服上抹了抹。老外滑稽的表演惹得周围的人们哈哈大笑,宋超鹏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他告诉记者:“当时我只觉得无地自容,原来中国人在外国人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形象。”

  这次“丢人”的经历深深地烙在了宋超鹏的脑海中,也让他意识到,我们虽然在经济上日益强大,但在文明和精神素养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于是,宋超鹏萌发了创建文明网站的念头。当他向身边的朋友们透露这个想法后,很多朋友都不理解,他们劝道:“别人都在忙着赚钱,就你在忙着花钱办网站谈文明,现在的人们哪里有时间谈论文明?”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撼动宋超鹏的信念和决心:“人们常说现在的社会充斥着金钱,但我觉得,公益和文明就像是黑暗里的一盏灯,只要这盏灯还亮着,只要有人在忙碌赚钱之余,愿意抬头看看这盏灯,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好。”

  “挫折让我看到文明的力量”

  在创办文明公民网的最初阶段,宋超鹏几乎将自己的全部心血都倾注了进去:“我专门在公司里开辟了一个办公室,招聘了精通网站技术的专业人员。那时的我雄心勃勃,希望通过文明网改变中国的风气。”那段日子里,宋超鹏几乎不眠不休,白天处理公司事务,晚上则趴在桌前写文章。因为不会使用电脑打字,宋超鹏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用笔写下来,再让公司的职员录入到电脑里,花了20多天,才写完了文明公民网第一版的所有文稿。

  虽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创办网站的道路依然挫折重重。宋超鹏告诉记者,“私营企业主”的身份,成了网站起步道路上最大的一道坎:“每当我向举办活动的合作伙伴说起‘文明公民网’时,他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总是‘这个网站是什么性质?是不是文明办主办的?’”当听到网站的主办方是一个私营企业时,这些单位负责人往往摇头不迭:“一个私营企业办的网站肯定不可信,说不定是骗人的。”为此,宋超鹏只能不断地给合作方打电话,解释网站的性质和宗旨,打消他们的偏见和疑虑。

  工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8月,宋超鹏的文明公民网终于上线,并获得了很好的反响,这家网站也越来越被网友和市民们所熟知。2007年底,文明公民网在西安街头发起了“不随地吐痰、不乱扔垃圾、遵守交通规则”的倡议活动,这次活动获得了市民的热烈响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2008年的“5.12地震”之后,文明公民网又和全国的14家网站联合举办了“祭奠地震遇难同胞”的网上哀悼活动,在这次活动中,参与哀悼活动的网站在全国共获得了3.7亿的点击量,网友们的支持也让宋超鹏感受到了希望和鼓舞。他坦言,2008年是文明公民网最活跃的一年,这一年里中国发生了许多大事,也正是在这一年里,他看到了公益和文明力量。

  2008年底,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宋超鹏的外贸公司也受到了严重影响。由于坚持文明公民网纯粹的公益性,一直以来,宋超鹏都拒绝在网站上植入广告,而是用外贸生意的资金支撑着网站的运行,金融危机的来袭让文明公民网的运行进入了泥沼。很多朋友开始劝他放弃这个“只赔不赚”的网站,但宋超鹏却努力坚持着。宋超鹏坦言,在这些日子里,家人的理解和网友们的支持,成了他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让文明成为一种信仰”

  梁泉是一位热心公益的珠海商人,也是文明公民网的“铁杆粉丝”,从文明公民网刚刚创办十几天开始,他就开始了对这个网站的关注。在记者通过网络电话联系到他,问起是什么让他注意到文明公民网时,他的一句话让记者记忆犹新:“网络是最能满足人们‘人以类聚’愿望的一种工具。”他告诉记者,文明公民网给自己的第一印象,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在经济上与世界接轨了,在文明上却还没有与世界接轨。现在很多公司都以‘上市’为荣,而文明公民网的出现,则走出了让中国文明在世界‘上市’的第一步。”在辗转得到了网站创办者宋超鹏的电话之后,梁泉就开始了和宋超鹏的电话联系,在交流中,他给网站提供了很多有用的资料,不断地鼓励宋超鹏,并提出自己对于网站的意见和建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虽然没有见过宋超鹏,却早已将他当做了十分熟悉的老友,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很接近,是文明公民网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看到宋超鹏的公司受到金融危机的波及,网站的影响力逐渐减弱,梁泉也心急如焚:“我不遗余力地将这个网站推荐给我周围的朋友,希望他们都来关注文明公民网。正是因为热爱这个网站,我才会在帮助宋超鹏的同时,也不断地给予他批评和改进的动力,希望他能将这个网站做得更好。”

  宋超鹏告诉记者,梁泉的支持让他十分感动,也让他感受到了文明所带来的强烈共鸣。他说,自己的愿望,是建立起“与世界接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文明”,他坦言:“这个目标虽然听起来有些大,却是我们迫切需要的。中华民族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精神文明,就是老祖宗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我希望这种文明成为中国人的一种信仰,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以诚信、道德、文明为最高信仰,那么整个中华民族的修养和素质将会登上一个新的台阶。”

  如今,金融风暴的影响渐渐过去,宋超鹏的生意也开始回升,于是他又开始了在“文明”道路上新的征程:他建立起了一个传播公司,来专门负责文明公民网的运营和维护工作。与此同时,宋超鹏还开始着手准备创办文明刊物,并将经营方向往电子商务的领域扩展。在2009年11月举行的“中国新媒体盛典暨第二届新媒体节”上,宋超鹏获得“新媒体新锐人物”称号,是我省唯一获此殊荣者;在2010年4月举行的“2009-2010首届中国传媒融合高峰论坛”上,文明公民网也获得了“最具传媒融合力的传媒网站”的称号。宋超鹏告诉记者:“宣扬精神文明注定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而我则会坚持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这是我作为一个私营企业主的义务,更是我作为一个普通公民不可推卸的责任。”

  (西安日报记者 蒋黛 文/图, 2010年10月18日)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