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本网专稿 >> 中国和世界艺术 >> 详细内容

一曲新词同窗情,天涯何处不相思 —评加拿大华文作家燕飞古体长诗《同窗四美辞》

发布: 2018-1-11 01:30 |  作者: 曾万紫 |   查看: 2214 次

作者 曾万紫


  问世间,什么最纯真?同学情谊!问世间,什么最珍贵?同窗情怀!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可是人世间有这么一种情感,虽然不能时时相聚,却总是一见如故。这,就是同窗之情、同学之谊。
  燕飞,加拿大华人作家,诗人。多年前, 燕飞就读于长沙交通学院(现在已经更名为长沙理工大学),当时他们的公路四班共有34位同学,只有4位女生,据说个个美丽优雅,芳名分别叫做赵冬梅、余水蓉、徐萍和陆毅,模样有几分像张金玲、宋祖英、巩俐和吴家丽等明星,人称“公四四美”。弹指一挥间,门前老树长了新芽,院里枯木又开了花。可是多少年后的聚会上,燕飞惊叹当年的四美“美丽依然、优雅如故”,于是他用深情的笔墨,为她们写下一首七言律诗——《同窗四美辞》。
  三湘同窗有经年,一世情谊总挂牵;
  可怜一滴湘江水,化作芳渊报涌泉。
  驿路腊梅不争春,出水芙蓉有知音。
  一曲萍聚欢乐多,毅然抉择情难禁。
  燕飞是怀旧的。挥洒诗情,十分自然地在诗词里嵌入了同窗四美的芳名——“梅”、“蓉”、“萍”和“毅”。班固在《西都赋》中说:“愿宾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而元稹在《赠吴渠州从姨兄士则》也说:“泪因生别兼怀旧,回首江山欲万行。”是的,怀旧的人记忆鲜明,心底柔软,怀旧的人内敛且丰富,很容易因为一句熟悉的话语,一个熟悉的场景,一张熟悉的面孔而让自己的情感倾泻而出。燕飞就是这样的人,面对老同学,他的思绪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时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有你的优雅,她有她的美丽,笑声爽朗,情怀美好,笑脸纯真。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岁月如诗,如画,如琴弦,那是激情燃烧的时光啊,那是如火如荼的青春!
  怀旧是一种情绪,是人们挥之不去的一种情结。怀旧之所以在经过岁月淘洗之后仍然历久弥新,并非由于它本身具有多大的魅力,而是旧人旧事能给人以新的素材,使人们触发生活新的感悟,触动思绪重新勃发。当燕飞在各种人际关系中左冲右突,在万丈红尘中忙忙碌碌的时候,蓦然回首,突然发现昔日的同学情谊才是最纯真、最珍贵的。诗人燕飞有一万种柔情,因为怀旧给他鲜活的思想,怀旧也给他崭新的动力。怀旧也总是轻易把人灌醉,透过《同窗四美辞》中的一句一字,我们感觉到燕飞也是醉了的。
  中南潇湘四美人,蕙质兰心仙子魂;
  貌若明星更清丽,才比教授胜三分。
  南越山水曲径通,匆匆三日意未穷。
  何日美人再入梦,共揽巫山十二峰!
  燕飞亦是多情的。有人说:离别是首诗,值得我们浅吟低唱;相逢是首歌,值得我们引吭高歌。三十年后同窗再聚首,34位同学中,燕飞深情的目光却直直投向那仅有的四位女同学,写诗放歌,对仗工妥,用字精当,唯美诗句,句句深情,独独要赞这四位美女——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上苍让我们曾经相遇,感谢同窗留给我美好记忆,感谢我的生命里曾经有你们!茶杯里的茶水依然清香,酒杯里的美酒依然醇厚,于是燕飞举起了杯……其实燕飞并不是生活在记忆里的人,他只想把这片刻美丽留作存根。燕飞知道,精品女人除了容貌,还有气质和灵魂,如果美貌使女人光芒万丈,那么才华就可以使女人魅力四射。
  有道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五世修得同窗读。面对女同学,燕飞说,又见你笑语欢颜,语笑嫣然;与你相向而坐,娓娓而谈,大宴时你我会心一笑交杯把盏;与你拉手,背靠青山,摆拍一个酒醉探戈的妙姿,重迭在中越边境的天际线;与你相握,与你拥抱,用我饱经沧桑的右脸,去贴你笑靥如花的左脸……燕飞的同窗“公四四美”现在均乃教授、高工。与其说燕飞会欣赏女人,不如说,这四美确实值得欣赏。30年多前,能考上大学的都是“天之骄子”,那时著名高校里的理工科女生更是寥寥无几,她们可以说都是百里挑一的。岁月的流逝,没有带走她们的青春,反而让这几个知性女人现在更加优雅。燕飞的心是一壶冰心,似银色月光,透明温馨,坦荡真实,而且燕飞的“多情”,无关风花,无关雪月。
  青春放歌凃家冲,风华正茂金盆岭;
  徜徉书海苦作舟,寻路书山勤为径。
  也曾植树湘江畔,也曾漫游岳麓山。
  韶山衡山井岗山,转瞬毕业说再见!
  燕飞更是有才的。燕飞的才华,表现出来的就是他的文采。30年后再聚首,诗人心潮起伏,激情勃发,温酒磨墨,依大唐诗韵,为同窗四美人赋七言律诗一首,句句经典,行行有序,字字珠玑。有道是,从来诗酒凭血热,纵知天命亦青春!燕飞因景而生情,诗兴大作,脱口而出的《同窗四美辞》,首发凤凰网后被中国诗歌网,文学城,天涯社区,凯迪网,世界华文网,美国华人网,加拿大枫华网,万事通网等多家网站转发和评介,可见传播之广和受欢迎的程度。
  《同窗四美辞》文辞清丽、意韵深微,诗义流畅通顺,毫无凝滞之感,颇有李白《将进酒》之韵味。李白说:“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燕飞言:“边城月色笼诗意,蔗林晨光映笑脸!梅花三弄曲意深,芙蓉向脸两边分。”《同窗四美辞》朗朗上口,词藻并不华丽,但是精工的对仗,含蓄的用典,幽远的意境,不禁令人想起白居易的《长恨歌》也是这样的旋律:“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燕飞有感而发,信手而就,一气呵成的《同窗四美辞》,让人只看到文字便似乎听到声音,产生无限美感和遐想,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和吴伟业的《圆圆曲》,不也是有这样的特点吗?
  四年一梦拓芳芜,难忘初始状态殊;
  校园风光无限好,文君不爱病相如。
  词句中有典故也有故事。文君,显然指汉代才女卓文君;相如,自然是与之交相辉映的才子司马相如了。这几句诗里有戏呢,包罗了数不清的校园爱情,青涩也纯情,主角们或许是现在的某局长某教授某高工,也可能是当年的老班长团支书……而更能引发联想的男主角则是燕飞自己。很显然,此处诗人自比“司马相如”。只是燕飞读书期间担任过学生武术协会会长,体格强健,自称“病相如”可真谦虚了。“文君不爱病相如”,猜想这四美当中似乎也有谁,曾经让诗人燕飞产生过温润如玉的单相思。岁月如梭,红尘滚滚,具体“文君”指的是哪位女同学,诗人却守口如瓶,对我们来说只能永远是谜了。
  一个人的才情是多年积累的。燕飞从海南移居加拿大已经有好多年了,他在海南期间,也曾经是“海南一枝笔”,他所著的《海南梦幻三部曲》是上个世纪海南建省大开发时期风靡一时的畅销文学作品,由《海南无梦》,《海南惊梦》,《海南寻梦》三部长篇组成,也是他的代表作。多少年过去了,直到现在,用任何网络引擎搜索,都可显现这三部曲诸多内容的网页,以及报道和书评。当年之轰动,可窥豹一斑。时光荏苒,何时再圆新的梦想?据说目前远在大洋彼岸的燕飞,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计划,那就是要续写《海南梦幻三部曲》,这也让我们这些新老读者翘首以待。
  一曲新词同窗情,天涯何处不相思。距《同窗四美辞》后,我们相信,回归写作状态,回归文学的燕飞,不久的将来,还会与他新的作品同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给我们一个惊喜,给我们一个惊艳。
  因为我们知道,何止燕飞的同窗“四美”才学和品貌兼具,饱读诗书的才子燕飞同样也是“才比教授胜三分”的!


加拿大华文作家燕飞

  附文:
  同窗四美辞
  燕飞

  中南潇湘四美人,蕙质兰心仙子魂;
  貌若明星更清丽,才比教授胜三分。
  三湘同窗有经年,一世情谊总挂牵;
  可怜一滴湘江水,化作芳渊报涌泉。
  驿路腊梅不争春,出水芙蓉有知音。
  一曲萍聚欢乐多,毅然抉择情难禁。
  四年一梦拓芳芜,难忘初始状态殊;
  校园风光无限好,文君不爱病相如。
  青春放歌凃家冲,风华正茂金盆岭;
  徜徉书海苦作舟,寻路书山勤为径。
  也曾植树湘江畔,也曾漫游岳麓山。
  韶山衡山井岗山,转瞬毕业说再见!
  弹指一挥三十年,岁月匆匆快如电。
  相约南疆再聚首,五州四海来相见!
  相拥情真意更切,握手笑语有欢颜。
  与君相嬉抛绣球,与君交杯共把盏!
  竹排放歌大王滩,携手同游名仕园。
  边城月色笼诗意,蔗林晨光映笑脸!
  梅花三弄曲意深,芙蓉向脸两边分;
  斜阳探戈毅然立,总赖青山生碧云!
  南越山水曲径通,匆匆三日意未穷。
  何日美人再入梦,共揽巫山十二峰!
  桑海沧田赋古诗,缱绻不忘至何时?
  纵使离分万里去,天涯依然寄相思!

(作者:曾万紫,知名女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作家协会理事,海口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海南女人》等。)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