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中外旅游 >> 中国旅游 >> 详细内容

黔北游.赤水丹霞

发布: 2018-1-02 16:42 |  作者: 钟华 |   查看: 2218 次

此去黔北是为了却老钟我多年夙愿。一千五百公里行程走下来,一路风土人情历史掌故,让我有提笔一记的想法。

2016年12月2日初冬,驶上高速,出了泸州,进入莽莽群山,一直在隧道间穿行。故旧时入黔多为水路。

达到遵义大约晚上七点半。二十四年前,我曾在遵义工作过一段时间,并在那成为了“万元户”之后,居然把钱直接寄给了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为此妈妈怨过好几次:都还没定,就把钱寄给她,妈妈反而成外人了。此次千里来寻故地,旧貌换新颜。曾经的青年,如今已经人到中年。




遵义老城区街道较窄,车辆拥堵。我们从浙商酒店到位于红花岗湘山寺,短短几公里用了半个小时。遵义老城湘水绕郭,几只白鹭时而在水面掠过。
既然来到遵义,必须到遵义会议会址参观。

1935年1月,红军长征到达这里,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进入大门后一座气势恢宏的博物馆矗立在眼前,转身忙问旁边的收票员,原先的会议旧址呢?他略微一愣,指指我身后。那原来是国民党二十五军二师师长柏辉章的私人官邸。这栋砖木结构中西合璧的两层楼房,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曾经是遵义城里首屈一指的宏伟建筑。现在却悄然地矗立在博物馆广场的右手边,会议小楼倒像是陪衬,有喧宾夺主的感觉。

青石路、灰瓦墙,那原汁原味古朴的遵义老城,已成过往的记忆,还好,丁字口旁边的邮电大楼还在,这可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地方,24年前,我几乎每晚20:30左右就会来此排队,等待21点开始半价长途电话,打给远方的她。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

我轻声地哼起了《爱的代价》,夫人笑问道,你在这里留情了?不,我想起了青春的誓言。

贵州人善于制作美食。红油米皮,洋芋粑粑,肠旺粉,遵义人的口味与我们四川人接近,但是,红油只是辣,缺少香味。窃以为若论红油,当属四川人的熬制的红油第一,麻辣鲜香。

下午离开遵义,前往赤水。 遵义到赤水走G56赤遵高速,经G4215尊蓉高速到达,全程247公里。高速公路两旁不断出现标示告诉我们,路两旁茫茫大山中有许多红军战斗、会议旧址。

快到茅台时,看见高速公路旁山坡上突兀伫立的茅台酒瓶雕塑“国酒茅台”。 茅台镇位于仁怀市西北六公里,地当赤水河东岸、寒婆岭下、马鞍山斜坡上。群山环峙,形势险要,依山傍水,海拔450米,是川黔水陆交通的咽喉要地。

茅台集团霸气地在距仁怀出口不到五公里的地方,再开一高速公路出口,自己出资修建一条笔直大路,直通茅台镇。进入茅台镇范围,由远而近闻到越来越浓厚香气,沁人心脾,酒香!这简直是奢侈的体验:山谷中,漫山遍野,无孔不入的飘忽空中,移步不同的香味,就是茅台酒独特的香味,就是肉眼看不到,却能闻得到的微生物精灵。据说至少有一百多种微生物参与了茅台酒的主体香——酱香的生发形成,深吸一口山野中醉人的空气,顿觉提神醒脑,神清气爽。站在茅台

酒厂大门口,望着对面山顶上的酒窖,沉浸在酒香中的我在朋友圈写道:如果可能,我想把这弥漫在空气中的酒香上传。不善饮酒的我,突然有了畅饮茅台的冲动。

多少次想起李白诗《将进酒》的豪爽: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1935年1月,中国工农红军到达茅台镇,茅台镇有许多烧酒坊。当时的红军在日后的回忆录中多次提及茅台,喝过的茅台,用茅台酒疗伤,他们终生念念不忘这香醇的美酒滋味。十四年后,开国大典前夜的盛宴,毛泽东周恩来与开国元勋们一起开怀畅饮喝的就是这陪伴他们峥嵘岁月的茅台酒。

现在茅台股票价格,上周五的收市价每股340元,也就是说茅台集团市值4115亿元,茅台这个品牌身后鲜为人知的故事,也只是在坊间流传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2012年11月,一个名叫荣和烧坊的贵阳公司,因在包装用了近似茅台的商标图案,被茅台酒厂告上法庭。法庭内外的口角中,牵出一则往事:茅台酒厂有过一个叫做荣和烧坊的前身,这家烧坊才是当年获得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获奖酒出品方之一。根据《茅台酒厂志》、《仁怀县志》等官方资料的记载,1949年11月新中国的仁怀县政府通过没收、接管和赎买的方式,将成义(华茅)、荣和(王茅)和恒兴(赖茅)三家茅台镇上规模最大的私营烧坊(过去民间称酿酒作坊为烧坊)国有化,1953年成立了贵州茅台酒厂。这些烧坊里的资深酒师,则成为了这家新酒厂的技术骨干,把酿酒工艺带了过去。实际上1915年送展博览会的,是成义和荣和两家烧坊的产品。但这些历史的细节早被尘封,自此,那些原属于茅台镇私营烧坊们的故事,也被一股脑由茅台酒继承,伴随国酒的隆兴而荣耀。

拥有这些烧坊和历史的三个家族后辈,反而是荣光一夜之间变成了身上抹不掉的耻辱印记,几代后人的命运因此改变,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想到我的外公,一个孤儿,穷其一生奋斗挣下一份家业,完成了一个孤儿不可能完成的成就。最后公私合营,一切归国有,历尽批斗,终于在清贫中安然渡过余生。

这世间原本没有什么是永恒,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创始荣和成义恒兴烧酒的先辈,开国大典上品过荣和烧春的开国元勋们,都已经不在,唯有他们的字号和故事因为茅台而流传,唯留国酒茅台成为传奇。如果茅台酒不是因开国者们长征途中的相遇,打下江山后成为国宴酒,得到政府的全力扶持和发展,作坊式的茅台是否能成就今天的高度?但是不成就高度又如何?

游过茅台镇,驱车去仁怀。西南大山深处仁怀县城因茅台酒的滋养而富足。高楼林立,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国内有名的商家纷纷落户于此,由此可见该县居民的购买力。看天色已晚,我们决定吃了晚饭再去赤水。因为不熟悉路,寻了许久才找到停车处,就近找了一家小馆子吃饭,没想到这家小饭馆的饭菜相当美味。我点了一份鸡汤米粉,鸡汤醇厚鲜香。金蓓要了一份土豆烧肉盖饭,等了约十来分钟,一份热气腾腾的盖饭端上桌。原来时现烧的:红亮亮的土豆丁烧肉,土豆切成一公分大小的丁,猪肉切成粒,咸鲜香辣,甚为开胃下饭。蛋花汤热在电饭锅里,随意取。两人一顿饭共计二十五元。

高德地图导航,几颗孤星一弯新月相随,于是夜十点抵达赤水,入住赤水河畔携程网评分颇高的赤水同盛浙旅大酒店。酒店五星级,大堂金碧辉煌,服务生热情周到,携程网价标准间381元/间。特别要求前台安排在临河一面的房间。房间宽敞,一米三五的床宽,软硬适度。疲惫一日,洗漱后安枕入睡。第二天早餐天亮醒来,怀着期待走到窗前,眼前的景色让我和金蓓同时惊叹:好一幅—赤水山居图!



眼前的景色由近及远,就是一副徐徐展开的画卷:冬季的赤水河谷云雾缭绕,赤水河缓缓流淌,冬季水量不大,可见河床皆是红色砂石和砾石。岸边竹林青葱,山间点缀着农舍,鸡犬相闻。 薄雾渐渐散开,阳光洒满山水间。山色愈发青翠,清晰可见河床上的红色砂石一道道千万年水冲刷的痕迹。岸边的灌木枝上两只美丽的翠鸟灵巧地跳跃,婉转地鸣叫。

这是一条得到很好保护的河流,因为它酝酿了茅台、董酒、习酒、赤水枸酱酒、郎酒、怀酒等数十种蜚声中外的美酒而受到保护。赤水两岸民间自古酿酒,据汉文献载,公元前135年西汉年间赤水河就酿造出令汉武帝“甘美之”的赤水枸酱酒。

去赤水大瀑布途经复兴古镇,在丙安古镇和赤水市之间,古镇处开阔地带,古巷道与公路平行,当地人习惯地将这条始建于北宋年间的巷道称为老街。高墙青瓦的江西会馆,有着百年历史的民居,和古老的石板路被完整地保护起来。作为川盐入黔第一个大港口,复兴镇当年商贾云集,繁华一时。整个会馆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冬日温暖的阳光里,在光影移动中静静体会时光变迁,倾听会馆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无言地诉说往昔的岁月和荣光。

随着公路的兴建,众多的游客纷自踏来。赤水河谷的公路沿途,大量的渡假酒店正在兴建。入山后,公路两旁有不少的农家乐、山庄。路过一家农舍,主人说这条通向赤水大瀑布的公路还要扩建,他们的耕地都被征用了。余下的一点山地只能种一点蔬菜。不过山上土地贫瘠本来也种不了庄稼。村民们很多都不种地了,纷纷从事与旅游度假有关的事。

来到丙安古镇时,已经下午四点半。



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电视记录片,说丙安古镇是一座修建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古镇。古镇三面濒临赤水河,至今仍基本保持着明清时期形成的古城堡垒原貌。小镇的形成主要是源于赤水河流域商船运输的大量出现,特别是四川自贡食盐进入内陆省份贵州和云南省,赤水河成了最重要的交通要道,大量的船工和商人在些休息交易,久而久之聚集成镇。站在岸边看过去,眼前是一幢幢悬空架起二十多米高的吊脚楼,掩映在竹林和芭蕉树丛里。这样因船运而繁荣的小镇,在上世纪现代工业文明进入中国以前是极多的。这里就像沈从文先生《湘西散记》中描述的沅水两岸的风光。古镇窄窄的青石板小街两旁是古老的老屋,木屋散发着年代久远的气息。临街的房子都做着各种营生,尤以食肆居多。灶台冒着腾腾水汽,烟熏过的红亮腊肉香肠引人瞩目地放在蒸笼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甜糯香软的叶儿粑整齐地码放着,铁板上煎着贵州人喜欢的臭豆腐。一家食铺的老板娘正在炼猪油,铲子不停地搅拌铁锅里的肥肉,空气中飘着猪油的浓香。老板热情地招呼我们吃点:“来嘛,江景楼,边吃边看。”

有些老屋门口光荣地挂着一木牌,上书“红军驻地”。小镇最好的木楼当属街中心的一栋二层小木楼,现在是红一方面军的纪念馆,当年红军达到丙安古镇后,这里是团部所在地。

几个古镇的娃娃在街上玩耍 ,傍晚时分,家人喊着他们的名字让回家吃饭。老街上几位老人慢慢踱着步,时光在这里似乎放慢了,小镇的人按着自己的节奏生活。

冬日余晖中寥寥的几个游客湮没在古镇狭长的街道。

返程选择了厦蓉高速,该路成渝高速段车流密集,时速只能在八十码以下。昨天看到新闻,新渝蓉即将与十二月底通车,设计时速120码。一路谈论着茅台、赤水河、红军的往事走在回家的路上。

此次两个人的旅程,有些安静。在我看来旅行时除了更多的感受、更多的思考之外,静寂独处时与自己的心灵对话,却更是一种难得的际遇。那种奇妙而短暂的时光总是让我感怀,也常常会因为有这样的感受而心生美好。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