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本网专稿 >> 特稿 >> 详细内容

赵朴初故居房产纠纷案开庭 名人故居保护前途堪忧

发布: 2017-9-02 23:12 |  作者: 书小童 |   来源: 中央电视台  |  查看: 2228 次

(中央电视台记者书小童北京讯)在中国,名人故居被破坏和消失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随着北京中二院一次开庭,曾经身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文化大儒赵朴初故居又处于可能消失的危险境地。

南小栓胡同一号是赵朴初先生居住了39年的一处老北京胡同宅院(原系国民党将军贺耀祖的私宅,)。1962年,贺耀祖遗孀倪培君将该房产捐献国家后,该房按公产由中央统战部李维汉部长安排赵朴初居住。南小栓胡同一号原为三个不规则的小院,1976年唐山大地震成为危房,由国管局重新改扩建为四合院。



          1, 赵朴初故居南小栓胡同一号

    赵朴初入住南小栓胡同一号是国家分配的公房,本与贺家子女没有任何关系。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贺氏后人以看老宅为名上门向赵朴初诉说住房困难,赵朴初慈悲为怀通过红十字会帮助他们解决了两套住房。不想贺氏后人却在朴老去世后将赵夫人和国管局、统战部告上法庭,要求腾房。贺氏后人说该房产是其母亲借给国家而非捐赠,1995年经国管局确认由公产变为私产,并于20001月办理了私房房产证。但赵朴初夫妇并未被告知住房产权已经变更。2003年、2009年,贺氏后人先后向西城区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腾房。2008年、2009年,西城区法院、北京市一中院在贺氏后人手握房产证和物权法已经实施的情况下,分别以原告六人与国管局、陈邦织、统战部之间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房屋的腾退问题以及房屋的使用费问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应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解决,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驳回了贺氏后人要求腾房的诉讼请求。

    为保护故居建赵朴初纪念馆,社会和宗教界人士曾表示愿意捐资购买南小栓胡同一号的产权,但贺氏后人未予接受。2016年,贺氏后人又行诉讼,西城区法院受理此案,审判员完全不理会案情复杂,并置已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判决裁定于不顾,草率判决出生于朴老故居并担当看守遗物之责的范澄志于30日搬出南小栓胡同一号房屋及院落,交贺氏后人收回。


2, 南小栓胡同一号 


3, 赵朴初故居小院内景 

对于西城区法院判决存在的问题,范澄志的辩护律师许东耕归纳:主要是没有尊重历史事实,全面查明案情,程序严重违法,法律适用不当,判决草率错误。本案案由是以返还原物之名,但其判决事项却是行腾退房屋之实。荒唐的还有范澄志的委托代理人范如松(范澄志的父亲,曾任朴老秘书8年)并没有参加合议庭诉讼,判决书却写其参加诉讼。对西城区法院这样的判决,范澄志不服,遂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赵朴初夫妇没有子嗣,范澄志母亲杨百琦是赵夫人的外甥女,与老夫妇共同生活了四、五十年,范澄志则生于斯长于斯(有户籍资料证明),特别是在朴老夫妇去世后,他们积极整理朴老遗物捐送国家,同时向有关部门提出腾房安置的问题。在有关部门表示不派人看管院屋遗物的情况下,范澄志一人在冬天停暖断水的环境里坚守看管赵朴初故居遗物至今(赵夫人去世当年就停止了供暖,杨百琦于2014年去世),而这些遗物包含文字资料、佛像供器、善本书籍,还有老夫妇的衣物用品等。



           4, 北京市二中院 


           5
, 赵朴初前秘书范如松,其子范澄志(赵朴初故居看护人) 

    赵朴初在1962年入住的南小栓胡同一号是公产,而后为什么在1995年以落实政策变为贺家私产,经过怎样的认定程序?增加扩建部分如何处理?另外已经安排给贺家二套住房为何闭口不提?这些均是需要查明厘清。



           6, 中央电视台记者在法院大楼采访范如松和范澄志 


            7, 律师许东耕(左) 

    许律师介绍, 20172月,北京市二中院民庭王法官组织了二审第一次法庭调查,王法官不允许记者采访和旁听,处处设限、打断、阻挠代理律师的正常发言,不当使用敲击法槌,明显有违法庭礼仪和公平。为避免不当判决,许律师当庭申请其回避,遂当日休庭。


   
许律师介绍,接受代理后,向相关部门申请调查,却因种种原因,无法开展。就是去西城区法院和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调阅原来腾退房屋的案卷,竟然以不是案件原当事人的代理人为由遭到拒绝。为此,2017222日的合议庭庭审中申請法院調查,23日,补交了要求調查本案事实的书面申请,列出調查对象、线索和事项。庭审在对户籍資料、照片、书证举证、质证后,宣布休庭,明确待由合议庭对所申請事項調查后再行开庭。

   
8, 北京二中院内厅


9
, (左起)律师许东耕,范澄志,范如松在审判厅 

2017831日下午,北京市二中院就范澄志上诉案再次开庭。许东耕律师见法庭未就上次庭审确定的调查事项进行释明和组织质证,遂发问所申请要求调查的事项是否进行?合议庭答复,要再作评议后决定。合议庭在简单询问范澄志在赵朴初故居居住情况后,便开始法庭调查程序,要求双方限定时间进行辩论。整个庭审,一个小时左右,审判长敲槌休庭。



           10,北京二中院519审判厅 

名人故居具备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本该得到妥善保护,名人故居的保护,实质上是对文化的保护,是对一个城市历史记忆的传承。但事实上,名人故居面临着各种各样的保护困境,如王国维故居私搭乱建,田汉故居沦为大杂院,冯友兰故居野草疯长.....,现状令人担忧,名人故居是多么的脆弱。

赵朴初在南小栓一号工作、生活近四十年,在这里他接待过许多国际友人、港台人士;多位国家领导人曾来此听取意见、商谈工作;许多文化名人、社会贤达、宗教领袖是这里的常客。时至今日,仍陆续有国内外人士前来寻访。朴老是书法大家又集诗词曲于一身,在这里他创作了数千首脍炙人口的诗篇......

作为宗教领袖,如果 “赵朴初故居”能够保护开放,不仅朴老这个人民共和国的文化名片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的作用和影响能继续发挥;就是作为文化名人的故居也可为人文北京增加一抹亮色。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