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本网专稿 >> 全球共生 >> 详细内容

零,0是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共生场

发布: 2017-9-02 07:55 |  作者: 钱宏 |   来源: 全球共生研究院 |  查看: 2207 次

零,0是个一切皆有可能的共生场

文/钱宏

(全球共生研究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访问学者)


于硕你好!

    我今天看到人民网介绍你翻译莫兰《伦理》一书时,用到了共生(Symbiosism)思想,这本来很有趣,但遗憾的是,他们依然顺着一个惯性说法“人类命运共同体”介绍莫兰的思想。

    问题:解决全球问题,国际社会如何重构具有最小公陪数(最底线)意义的普惠价值观及其伦理重构?



    这意味着超主权(共同体)超人权(个体)、超意识形态(主义、宗教)、超地缘政治(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这样的三重超越,甚至要突破东方的“天人合一”与西方的“以人为本”等传统“政治正确”的观念(地球上“有多少罪恶是假汝而生”),而具有地球全生灵全生态意识的精神思想作为整个活动的智慧灵魂。


    所以,以后在我们的行文中,要慎用“以人为本”(原本是相对“以神为本”或“以权为本”,这个没有错,但相对于大自然,这个口号显然问题多多)和“天人合一”(这个概念在中国产生有其特殊政治语境,这就是从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说将帝王将相意志人格化,到张载的“天人合一”说将人事天意化),以避免继续为“权力操控”或“资本垄断”强者通吃的“制度-文化-人性”恶性循环留有下诸般方便法门。


    今天,只要是强调共同体,无论什么样的共同体(从群团经济到政党政治,从七国集团到G20,从南南合作到金砖五国,甚至从联合国到欧盟),都在人际、社际、族际、国际、动植(特别是荒野)与人类、你我他(她它祂)关系上,具有“排他性”而问题多多——轻则损人利己或损人不利己,重则你死我活,物种灭绝、种族灭绝、文化灭绝,极而言之则地球生灵同归于尽)!


    因此,必须将“共同体思维”,拓展为“共生体思维”;将纠结于公有、私有的“产权理论”,拓展为所有生灵族群个体与共同体的生存权、行为权、资源权合一的“共生权理论”;将你我(自己人)宗法或阶级伦理,拓展为你我他(她它祂)共生(Symbiosism)伦理……


    我想,这样的理解,是不是更符合埃德加·莫兰先生在《伦理》一书中表达的一切从0开始的重建思想?


    否则就很难穿透你作为译者@陈凌云 说的这段话:


   〖新封面很好!那个零很有冲击力,也很深奥、神秘:或许意在“绝对零度”(absolute zero -273.15),暗示一种逼近伦理崩盘的社会冷酷;或许意在期冀,强调“0”这个“单位元”,象征着大革新(metamorphose)的起点;或许“0”是或然的,介于正负之间,警示人们摆脱无作为的虚无状态;或许因为“0”的名字来自梵语sunya,“空”,指向伦理对物欲横流的超越。我喜欢这个“0”,它从印度梵语进入阿拉伯数学,再从阿拉伯传到中国和欧洲,是一个优美的超文化传播典范。〗


    美国电影《钢锯岭》表达的主题就是莫兰《伦理》封面上那句话:黑暗降临的时刻,善,依然值得我们为之打赌!


    我以为,这个零,0也是一切皆有可能的共生场(Symbiofield)。


老友:钱宏

2017年8月29日于复旦大学望道苑



附件:


法国思想家埃德加·莫兰新书《伦理》在京举行发布会

《伦理》新闻图片

  人民网北京8月22日电 近日,法国当代著名思想家埃德加·莫兰新书《伦理》在京举行发布会。

  《伦理》一书是法国哲学家埃德加·莫兰《方法论》系列的第六卷。作者从生命之初世代繁衍提炼出一种复杂循环思维,直接挑战将理性变得残缺不全的线性简化范式,针对当下世界的全面危机,在“元视角”下追寻伦理深邃的生物—人类—社会的三维源泉,对其进行人类学、史学、哲学和科学等多方面的整体检视,阐释了伦理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以及伦理与道德、知识、科学、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作者指出知识碎片化的严重性,同时剖析道德癖和虚无主义,批判“铁器时代”的量化观和发展观,提出多学科整合的“行动生态学”,呼吁在社会——个体——种群的整体思维中寻求伦理再生的源泉,恢复人性意识,创造人性政治,建设人类伦理。这一切的前提是,全球公民应当承认我们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唤醒共生伦理的意识,在日常生活中以最具体的方式向文明化了的野蛮作战,参与全面革新的世界社会的建设。

  在全球自组织的大蜕变中,《伦理》一书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思想概念工具,其深厚的人类关怀将成为人类重建的一面精神旗帜。

  本书作者埃德加·莫兰是法国当代著名思想家、法国社会科学院名誉研究员、法国教育部顾问,在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和哲学等方面均有重要著述问世。莫兰针对西方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重分析的思维传统,尝试以一种被他称之为“复杂思维范式”的方法思考世界与社会,进而对人、社会、伦理、科学、知识等进行系统反思,以期弥补各学科相互隔离、知识日益破碎化的弊端,这一思维范式在欧洲、南美及英语世界都引起了强烈反响。

  本书译者于硕是人类学博士、香港理工大学中欧对话中心主任、跨文化人类学教授,曾于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法国布莱斯特等大学任教,也是法兰西研究院中欧社会论坛创始人之一及首任总监。她默默耕耘,将自己的跨文化研究和生活视为一种理解伦理和生命美学的日常历练,20余年中为跨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和促进中欧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

(责编:陈灿、陈苑)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