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本网专稿 >> 全球共生 >> 详细内容

相约共生:一切皆为约定,约定即为共生

发布: 2017-8-08 04:58 |  作者: 钱 宏 |   来源: 全球共生研究院 |  查看: 2215 次

相约共生:一切皆为约定,约定即为共生
——试论超主权货币和世界最大公约值的哲学基础

文/钱  宏

(全球共生研究院)
 
思想走在行动之前,就像闪电走在雷鸣之前一样。

——海涅《论德国宗教与哲学的历史》[i]



    最近有一个消息[ii],促使我再次关注中国人民银行央行长周小川,特别是他在2009年极富天才地提出了“超主权储备货币”的伟大构想[iii]。

从超主权货币说起

    在全球互联的生態化时代,国际社会出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他,他中有你”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经济格局。一个超大经济体内需的扩大,可以起到平衡世界经济发展的作用。

    这就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暴发,在世界经济哀鸿声中,中国作为以美国为首的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受益者,为了自身经济企稳V型回升,也为世界经济秩序的稳定,继美国政府提出7千万美元救市,中国政府出手4万亿人民币经济刺激方案的原因。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格局,强刺激下,短期的强劲复苏必然牺牲增长的可持续性,导致中国内部经济结构的更大失衡。但是,由此咒骂当届政府及政策执行者就没有必要,“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既要好效果,又要零代价”的好事上哪里找呢?只要不是将错就错(如所谓“国进民退”),变本加厉地一错到底,有问题,有代价,设法解决和弥补才是正道。

    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两个《决定》[iv],既指明了中国经济发展方向,又提供了公平发展的法治环境,显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那次强经济刺激政策的纠偏。应当说,三中、四中全会两个决定,达成了当下中国赞成全面改革实干兴邦的人们认知的最大公约值。

    剩下的问题,是如何形成有效的执行机制和约束条件?特别是如何创新超越现行“普世价值”的具有“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贡献”[v](1956)意义的全球“普惠价值”观?

    我感兴趣的是,在全球经济日益不可分割、美元体系日益力不从心的情况下,2009年伦敦G20峰会前夕的3月16日和3月23日,俄罗斯政府和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分别提出建立“超国家储备货币”(Super national reserve currency)和“超主权储备货币”(Super-sovereign reserve currency)的主张,尽管显然不是一个解决世界经济问题方案,但却是一个真正开放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全球互联的生態化时代,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必须面对的,这就是: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构想,具有高度的公平性和客观性,特别是无显著倾向于本国利益的动机,因而具有极大的公约性和公信力。

    周小川在《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中,重提凯恩斯60年前的大胆设想,建议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设的特别提款权(SDR)进行改进和扩大,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循序渐进,寻求共赢”的改革,逐步创建“具有稳定的定值基准并为各国所接受的新储备货币”。文章的核心意思是要在未来建立一种不与任何国家主权挂钩的“世界货币”,以此作为国际储备和贸易结算的工具。

    我从新闻中得知这一提法,兴奋无比,当时就写博文指出,“超主权货币”构想,比“超国家货币”(俄罗斯人)更具本质针对性,将成为中国人60年来唯一具有国际原创性的理念!

    我管这种“超主权货币”,叫“全球共生币”,简称“共生币”。

    尽管有人会问,在一个至今仍完全由主权国家规则支配而“全球政府”遥不可及的“丛林式”世界体系中,发行这种“全球货币”的“全球银行”(权且假设它是IMF)自身的权威又托身(“锚”于)何处呢?就算IMF得到了全世界所有国家或主要大国的共同支持,在技术上它又如何确定“全球货币”的发行量呢?会不会由于这种“全球货币”本身的发行不当而造成全球性的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

    我必须说,在现行世界格局思维方式和价值观条件下,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完全合理的。

    但是,只要我们能够超越与工商文明时代相应的思维方式和普世价值,而建立起与全球互联的生態化时代相应的思维方式和普惠价值,现行主权国家的世界格局也将为之改变。

    那么,“超主权货币”或“共生币”一旦诉诸实施,那将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实际流通,但却同时又承担着沟通地球上所有不同货币间交易结算使命的货币符号。全球互联的生態化时代之前工商文明时代的国际储备和结算货币,不论是黄金白银,还是美元,实际上都是相应的那个时代中最具有稳定购买力的真实货币。

    更具革命性的意义是,“超主权货币”或“共生货币”一旦取得全球共识——最大公约值,意味着今后货币的信用将不再“锚”住货币中介物本身的价值或其背后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综合实力。如果说,“超主权货币”或“共生货币”必须依托于一个“锚”,那么,这个“锚”,就是超越现行“普世价值”而具有最大公约值的“普惠价值”。这个普惠价值的内涵就是:共生为体,东西为用。

    这意味着,“超主权货币”或“共生货币”,绝对不等于人民币或别的主权国家货币,取代美元“霸权”。美元,作为主权国家秩序下历史形成的相对“最具有稳定购买力的真实货币”,是以美国这个主权国家包括现行普世价值为导向的综合国力为依托(“锚”)作为信用支撑的。如果中国改变“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构想,而蜕变为“人民币国际化”诉求,不管可行不可行,那么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人民币作为主权国家的中国国家货币依托的“锚”有无世界公信力?

    当前,鉴于坊间议论人民币贬值后对通胀的担心,请怀有“人民币国际化”梦想的朋友回答:当金子银子靠不住了,相对最稳定的美元也不再盯了,那么,人民币要如何约束自己的供给量,才能维系币值稳定?人民币究竟以何为“锚”,才能最大限度维系货币购买力的“含金量”?

    是的,中国的硬件综合国力,确实在强劲提升,中国的城市建筑物,无论规模还是方便程度,都世界第一,中国GDP平价购买力世界第一,中国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中国高铁规模质量世界第一,而且,中国还在继续向好,市场经济、依宪治国都将成为现实,那么,还是要问:人民币之锚就是这些吗?排除所有的发展中的问题后,作为制造大国或资源大国的大宗商品可以吗?全面改革的红利预期可以吗?还是“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再细时看:已经够34亿人居住的房地产,Or拥有2亿股民的股市?举世无双的完整工业体系,Or一带一路、一揽子外汇、亚投行?市场经济、社区经济,Or依法治国?

   所有这一切,能聚集为具有最大公约值的世界公信力吗?这是一个问题。

世界公信力的哲学基础

    人世间万事生成、稳定、持续存在皆为约定,从原始造物主与人的关系、男女能量交换关系,到社会交易关系、国际贸易关系、地球生態圈,及其众多衍生物、伴生物、遽生物,如哲学、易经、圣经、爱情、子女、友谊、权利、自由、平等、科学、民主、政府、国家、法制、体制、货币、诺奖、金融、联合国、互联网、和平、共生……都由约定而共襄生成!

    大自然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约定,人类“参赞化育”行为一切创造的奇迹,都没有超越“广义仿生学”的性质。如果背离大自然总约定,必定会破坏这个总约定,终不可持续。

    所以,凡是非约定或公约度不够的关系定域或非定域事物,比如“特权”、“独尊”、“唯一中心”、“两极分化”等,终究会解体、塌陷、推倒重来。

    约定是共生法则的基本条件,是否践约、守约是衡量共生信念坚定与否的分水岭,而如何维系、巩固,乃至修善约定,则是考验共生智慧高低的哲人之石!

    明乎此,这正好反过来理解了,共生是法则、是信念、是智慧的全称约束机制,即出发点(切入点)与落脚点的统一、目的性(价值性)与规律性的统一、历史(事实)与逻辑的统一、位能(势能)与动能的统一。

    所以,作为东方群经之首的《易经》中,有一句于人的认知及其行为方式最为重要的话,就是“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

    这句话的前半句,“天地之大德曰生”,是说宇宙万物、万法之法,就是一个“生”字,既然生,就不会是孤生,而生生,即共生,生生约定,相互作用,共同生成,而生生不息,循环往复,以至无穷。

    这一点,与量子物理学所发现的被爱因斯坦称之为“幽灵般的交互作用”的“量子缠扰”、“共轭”现象是完全一致的,也和耗散结构理论讲的“自组织力”是完全一致的,还和生態学所说的“共生”(Symbiosism)[vi]、社会学所讲的“互助”、灵修学所说的“感应”、IT技术上讲“去中心点对点”、数学上讲的“迭代效应”……是完全一致的。所以《易经》接着又说“生生之谓易”,“易”就是变化。在变化过程中,必有衍生、伴生、遽生共同生成。这种“生”和“生生”全息性高度一致,奠定了哲学本体论、存在论的全新宇宙叙事——全息共生。因此,我们说“生命之源,共生一体”。意思就是,世界是一个统一的全息共生场。这就是“天地之大德”,又叫“原德”。

    那么,人是如何认知、把握这种生生不息的局面的呢?

   《易经》这后半句“圣人之大宝曰位”,指出:正确的人即“圣人”的做法,是给万事万物定“位”。这个位,就是“本位”,又叫“全息本位”,这就进入了认识论、价值论哲学的领域。既然定出了位,有了本位,亦即蕴涵了能量、质点、结构(简称能、质、序)的全息本位,就有了万事万物的“位格”(这里又与基督教智慧相吻合了),如高能、普能、低能,夸克、粒子、分子,超序、杂序、简序。且不同的位格,有不同的阈值,并相互约定共同生成不同的事物。

    那么,在人的认知上是什么样的位格呢?《易经》给出的是位、阴、阳。即:本位再分阴、阳二位(二爻),这个阴位、阳位,又与物理学中的势能、动能两两对应。于是,本位、阴位、阳位,仨位一体,相互作用,“负阴抱阳”“负阳抱阴”共同生成事物,生生不息,从而形成这样一种生动活泼的大格局:本位是决定事物性质的根本约定,阴位、阳位是决定事物发展变化的力量。

    所以,圣人(正确的人)懂得定位,从而获得“一视同仨,和恊共生”的大智慧。

    在这样的大格局中,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易经》进一步指出了两条根本法则:一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一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整本《易经》讲的就是“进退之道器”、“损益之理法”,展现“道不同,亦相为谋”的大慈航。这就进入了约定共生的哲学伦理论、方法论——如何“自然有为而共生”(成中英)?!

    总之,一切皆为约定,约定即为共生。

    在全球互联的生態化时代来临之际,人类正处于又一次历史大变局的前夜,亟需大成智慧引领向前。

    明星们已经说了:“大自然不需要人类,人类却离不开大自然”,愿我们再次向慷慨的自然母亲学习,在人类的一切事务中,遵守大自然的总约定——相约共生!

 陽子2015年8月29日于三林塘老街茗闻天下开关居


[i]海涅《论德国宗教与哲学的历史》,P342,商务印书馆,1980年版。
[ii]《全球金融》杂志公布2015年全球央行行长评分,台湾、大马等4位亚太区央行行长获评为A级,但全球两大经济体的央行行长——美国联储局主席伯南克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却仅获C级,排名是倒数第4。《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iii]2009年3月23日,央行网站刊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署名文章《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中英文稿),文章提出,此次金融危机表明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系统性风险,必须进行改革。周小川建议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
[iv]《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v]参看毛泽东1956年《纪念孙中山》一文。
[vi]在西学语境中,中文“共生”对应的西语词汇,主要有三个:一个是英语、德语的symbiosis,俄语的симбиоз意思与之相当;一个是英语Conviviality。英语、德语的Symbiosis是希腊语源Sumbioun,Conviviality 则源于拉丁语(参见张永缜:《共生理念的哲学维度考察》,《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2卷第5期,2009年9月,第11—18页),一是法语的Co-naissance 或commensalism,Co是communicates的缩略,同时法国人也用symbiosis(参看钱宏据《北京晨报》2013年11月3日报道,作《习近平首次提出将“和谐共生”作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共通发展的道路》,最好把“和谐共生”换一字,即把表达言语一致的“谐”,转换为表达心、力恊调的“恊”,表达“和实生物”,不只是“言语的和”,更是“心力的和”。这样,“和恊共生”这一动宾结构的中文短语或概念,有,而且突出了“口”“心”“力”一致、恊调、沟通,所以用communicates中的Co作为前缀即co-symbiosis意译“和谐共生”,不直译为harmonioussymbiosis,再通过出口转内销翻回来:“和恊共生”。http://blog.house.ifeng.com/article/31021017.html)。综合其意,共生是指两种不同生物体之间所形成的紧密互利关系,动物、植物、菌类以及三者中任意两者之间都存在“共生”。
人类当然也是共生生物。没有共生现象,地球上就不会存在生命。也许正是共生关系推动了多细胞生物有机体的进化,这就是“共生起源”(马古利斯)。有的科学家认为整个地球就是个巨大的共生有机体。更为奇妙的是,量子力学家们发现在微观世界量子海洋中的“共轭现象”与“量子缠扰”(相距感应),也是共生关系。从俄罗斯植物学家到1873年德国生物学家正式以古希腊语Symbiosis正式命名,再到美国科学家对共生起源的证实,共生在西学语境中,同样不仅是生物学的、综合进化的,也是心理学、教育学、管理学、环境艺术设计、社会学的,宇宙学的,当然也是哲学的。
社会学家帕克(Robert E. Park,1864-1944)曾经创造出共生体系和契洽(Consensus)体系,来认识这个世界(费孝通:《乡土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4月版,第360页)。著名的哲学家怀特海(Whitehead)的过程(process)哲学,以共生(con-crescence,意思为growing- together)和“涵摄”(prehension)为关键词,强调万物之间相互依存感应(connectednessrelatedness),Prehension,是怀特海自造新词,分别将Comprehension、apprehension去字头改换而成。在美国,不仅有专门的共生学会,还兴起了强调共生精神的社会运动,这就是“深层生态学”(deep ecology)。在“深层生态学”中,“共生”主要是一种智慧,更为确切地说是实践的智慧,这就与中学语境中的共生精神契合了(ArneNaess, The Deep EcologicalMovement: Some PhilosophicalAspects. In: GeorgeSessions. Deep Ecology ForThe 21st Century. (Boston: Shambhala PublicationsInc,1995.)。
更为通俗的相应意思,就是Live and let live,即“自己活,也让别人活”(何兆武,第一届全球共生论坛形成的《共生宣言》,2012)或“谋求自己过得好,也要谋求别人过得好”(习近平,2012年7月7日清华大学在“世界和平大会”上的讲话。参看:新华社特稿《“人民是我们力量源泉”——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2年12月25日电)。
此外,根据日本学者渡边章梧的调查,日语的“共生”对应英文的词语竟有五种之多:symbiosis;conviviality;co-viviance;living together;“co-living and co-existence。其中coviviance为日本社会学者伊东俊太郎所造新词(转自孙国柱《共生学专栏述评》,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6107,详见(日)渡边章梧:《共生学の英译はどれが适しているのか》,《共生思想研究年报2006》(东京:东洋大学共生思想研究センター编,2007),第95页)。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