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本网专稿 >> 中国和世界艺术 >> 详细内容

丹青人生 —记著名山水画大家刘玉璞

发布: 2017-7-07 20:16 |  作者: 文刀 叶晓堤 |   查看: 2222 次



刘玉璞先生是中国山水画的代表。他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入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学习,师承名家,绘画由繁入简,近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始终没有离开美术。中国画之于他,是事业,又是情感寄托,在画中他找到的是家的归属。刘玉璞先生从英气勃发的少年,到如今古稀之年的名师大家,先生的艺术之路成为同仁们的典范。

一位成功的画家,须有扎实的功底,这几乎是一个标准。功底不仅仅是熟能生巧的绘画技艺,而且包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熟知及对人文社会深刻的理解。刘玉璞先生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山水画领域确立自己的地位,与他在这些方面都有着坚实素养是密不可分的。年少时, 刘玉璞曾以一身戎装投身祖国北部边疆的安宁。炮火中,身为部队宣传干事的他不忘执笔,用速写记录下大量的战地实况,这些速写也成为了以后国家记录这段历史的珍贵文化资料。从部队回到地方,刘玉璞先生更加全身心投入到对绘画的钻研中来,其间,他不仅研究西方绘画,对木版画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大量的人物、风景写生以及相当数量的版画创作,使刘玉璞从那时就开始具有了不同凡响的绘画表现力。这也成为了他进入鲁迅美术学院的敲门砖。美院学习期间,为了寻找一个好的写生地,他可以天没亮就起床前往;为了临摹心仪的古代名家书画,它可以几个星期都把自己关在教室里认真研究。用画家自己的话说:"为了画画,付出心血是值得的。"业精于勤就是刘玉璞先生艺术发展道路的最真实写照。美院的学习,造就了他坚实的绘画基础,而长期在山东省美术馆担任展览部主任期间,负责组织全省创作和展览评选、接待工作,也对刘玉璞先生的艺术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大量繁复的征集、筛选工作使他能够看到诸多的优秀作品,更使他有机会和刘海粟、黄胄、黄永玉、何海霞等老一辈艺术家面对面讨教艺术,尤其是得到了这些先生的指点,更强化了刘玉璞先生的绘画道路。也就是从那时起,刘玉璞在山水画方面开始走向成熟,得到老一辈画家们的期许和当代艺坛的广泛关注。




山水国画着重的就是——外写物象,内蕴胸壑。刘玉璞先生的绘画,笔,行如流水但又不同于流水那般柔滑,淋漓中现风骨;墨,层次分明而又不刻意机趣讨巧,苍润中透着浑厚。刘玉璞先生作画,始终坚持三条主线。第一条为“以势取视”,绘画构图服从自然山水景观的走势,以山水大的气势为着眼点,用笔意去追踪。山水画之难在于气势与胸中丘壑总存一体的关系表达。一笔落下,既要成形,绘得山水之貌,又要凝出由人到墨所散发出的气象。用笔讲架构,讲气定,用墨讲墨韵,讲神闲,正所谓胸有成竹。刘玉璞先生的一支画笔,从整体布局开始便苦觅生机,落笔间,定要气势赫然,如此推进,使笔锋始终着力在画面气势的的核心之处。



刘玉璞先生作画的另一条主线是“立景造势”。刘玉璞先生的积墨炉火纯青,墨色凝厚。要展现出这种墨趣,首先要避免用墨繁琐,尽量简化,这种简笔并不是简单地消减,而是将塑造出来的景作为整体来看,汇聚成一组,在一组一团间强化整体山势、水形。刘玉璞先生曾说:“阅遍了恬静的山清水秀,方知骨法用笔的内涵”,正是这个道理,复活了画中景像的气势,形成墨块与走笔之间的生动转换,呈现出华滋与苍劲相融之彩。正是这种气象,使得刘玉璞先生的绘画似古实新。

刘玉璞先生的第三条主线是“境由心生”。也正是这条主线,让刘玉璞先生笔下的山水涌现出一份质朴,一种凝重,虽浓墨重重,却凝结出画家对人文社会的深切关怀。刘玉璞先生正是将山水画置于一种望境之中,笔墨徜徉,凝成苍润意象。他通过这种由心而发的笔墨吐露出笔端生活,力克矫饰之过,他的画正如他的人一样质朴浑厚,以至于我们很容易在其作品中感受到浓浓的人文气息。正所谓,墨色重重愈显淡,愈现烂漫,愈显浓。



刘玉璞先生对于绘画的执着与追求,从他握起画笔的那一天就没有停歇过。所以他的绘画天赋和爆发的潜能就此得以强劲地展现。除了执着之外,他还有善于吸收、消化、善于创造的能力。他每天很早就起床,常常是凌晨4、5点钟就开始工作,在50余载的艺术生涯中,绘画的发条总是时刻上弦。这种状态也让他养成了能很快进入创作的佳境,我们从他那些生动的线条和笔墨之中,完全可以体验到这种激情,品位出一个真正艺术家的生命力。


对刘玉璞先生的为人和对艺术的执着,艺术大家及同仁(节选部分)也有着很高的评价:

刘海粟
   作品画的不错,有基本功,画的也很厚重,也有内涵。以后注意线的造型,留白要恰到好处,否则显得画面不整。我作画时常喜欢用长线条去画,你可试着用一下,画时可以使用一下拖笔。在山水画的创作中写生是很重要的,要坚持写生,收集素材,有了素材才可能去创作,才能画出感人的作品来。要多读书,各种类别的书都要去读一读。这样才能去丰富你的创作思路,提高创作水准。(1984年陪同赴泰山等地时的谈话录)

黄胄:
   画得很有灵气,画家不能没有灵气。没有灵气的画家是个画匠,作为一个画家他会创作,会从传统中走出来,不断努力超越别人,也努力的超越自己。一个画家要用现代人的情感,驾驭传统笔墨,平时多读些古人的画,多去大自然中写生,尤其山水画家更得要到大自然中去“搜尽奇峰”,你的画画的不错,有造型,有笔墨,很厚重,很整体,你敢用墨,敢用墨是个长处,画家要不断的研究笔墨技巧,这是个长期任务。石涛说过:“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所以画家要在研究笔墨技巧的同时,不要忘记生活,生活是创作源泉,笔墨是为生活服务的。(1985年1月在济南南郊宾馆谈话录)

何海霞:
   这几年美术舞台上出现了一些“鬼”、“怪”、“丑”的作品,画的山水画也没个层次,黑糊一片,让人看不懂。我不反对艺术的多元化,但那些作品我看不惯,看了后让人倒胃口,美术作品是画给人看的,应该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我看了你的作品后感到很舒服、很美、很耐看,很完整,很大气。你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创新,你这部长卷《贺兰山颂》画得很有气势,画中有构图,有笔墨,山势也有变化。长卷是不好画的,你画到这个程度非常不易,画的非常好。(1996年10月在何老家访中谈话)

王盛烈
   这个时代,人才辈出,尤其是青年人,他们接受新事物快,理解能力强。有的画家几天不见,就让人刮目相看。玉璞从沈阳学习回山东后,进步很快,从他展出的这些山水画作品中可以看出来,这些画来源于生活,有生活气息,看了后使人感到很亲切,让人眼前一亮。我们看画不要看“门面”,不要太看名气,更不要看头衔官职的高低,要看画家对生活的理解和对画本身所表现出的内涵,所表现的形式感,所展示出来的笔墨效果与技巧。玉璞的画既有生活,又有笔墨,又有内涵,构图完整,画风大气,优雅和谐、自然,尤其是他画的那部长卷《贺兰山颂》,气度不凡,那么长的画,不但有笔、有墨,而且看不到重复,也看不到矫揉造作,整部长卷连绵起伏的山峦,若隐若现的云烟,和穿插在山峦之间的黄河之水,都感到那么自然与和谐。没有真正的生活感受,是画不出来的,这确实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1994年6月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师生八人画展座谈会笔录)

黑伯龙:
我和玉璞是同乡,我和他舅父是至交,我在上海读书时,常去他舅父处,谈天说地。玉璞学画时很认真用功的,我记得他上中学时我就看过他的画,那时他临的是一幅古人的青绿山水中堂,虽然临的还不到位,但我看出他很具天赋,很有潜力,是个苗子。看看他现在的画,我大感惊愕,没几年的功夫,他的进步很快,在他的画里能看到他自己的画貌,在国画中吸收一些西画的技法,是一件不易的事,现在很多画家也在不断努力的去做,所以我希望玉璞按这个路子走下去,一定会成功的。(1987年与黑伯龙、张彦青、刘鲁生、陈维信等赴泰安写生时在泰山宾馆贵宾室谈话录)

王伯敏:
你送我的画集我已拜读,我感到看你的作品应该从三个方面理解与观赏,一、造化,你忠实始发自然,看了你的作品后感到有生活气息,作品来源于生活;二、传统,作品中传统技法娴熟,从作品可以看到传统功底深厚,你很注意笔墨构图;三、源于内心,你的作品有内容有内涵,不空乏,静、逸、思、雅、新,作品中有激情与生活感受,也有创新意识,也有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2005年8月于钓鱼台国宾馆14号楼谈话录)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