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起了“伊拉克蜜枣”的香甜
发布:2017-12-27 00:39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38 次 | 字号:


唤起了“伊拉克蜜枣”的香甜

 

                                                                                                                  ——殷宗毅

前些天女儿下班回来,从挎包里拿出了两袋包装精美的“蜜枣”,兴致勃勃地说让我尝尝“阿拉伯蜜枣”。我接过其中一袋“阿拉伯蜜枣”仔细看了看包装后,打开口袋从里面抖出几颗“阿拉伯蜜枣”一看,发现一样的大小、一样的色泽和一样的味道,这不就是小时候吃过的“伊拉克蜜枣”吗?只不过现在已换上了精美地小袋包装,不再叫“伊拉克蜜枣”,而是冠以“椰枣”的美称啦!

当我把一颗“伊拉克蜜枣”放进嘴里慢慢地叽嚼,无限地感慨一下子涌上心头,禁不住想起了当年所经历艰难生活的岁月。

我相信,许多上了年纪的中国人对伊拉克这个国家的认知,最早不见得是从美国对伊拉克发动的“沙漠风暴行动”侵略战争中得来,可能还是从一种叫“伊拉克蜜枣”和电影《巴格达窃贼》得知吧?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很早与我国建立了友好外交关系的伊拉克,为了支持我国“反对美帝霸权主义”的运动,不惜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闹得十分紧张,招致美国及西方国家对其进行了全面地经济制裁和封锁,导致赖以岀口换汇的蜜枣大量囤积而无法卖出去。为此,为了支持伊拉克“反对美帝霸权主义”的运动,我国每年都要从伊拉克进口很多“伊拉克蜜枣”予以大力援助。可是到了2003年的2月份,美国联合欧盟国家组成的多国部队,不顾国际社会舆论地强烈反对和谴责,悍然对伊拉克发动了代号为“沙漠风暴行动”的武装侵略。在为期21天“沙漠风暴行动”的侵略战争中,每天在电视屏幕中都能看见美国和欧盟国家的多国部队,以高科技的空战、远程火力战、夜袭战和电子战等连续不断地打击,发射的无数枚导弹拖着长长烟火的尾巴,“嗖、嗖”地划破夜空飞向目标后剧烈地爆炸,激起了我对美国和多国联军野蛮行径极大地愤慨,同时也非常同情伊拉克政府和人民。

然而,伊拉克的军队垮了,伊拉克政府更替了,伊拉克的国家混乱了,大批的人们被迫流离失所和失去了亲人,萨达姆总统也被抓住绞死了……真希望那盛产“伊拉克蜜枣”的茂密树林,可别在残酷的战争硝烟中被毁得消失殆尽,从而使许多中国人对“伊拉克蜜枣”的甜蜜,恐怕只能停留在那苦涩无奈地回忆之中。

当年在商店买“伊拉克蜜枣”,就是积极响应国家“支持伊拉克人民反对美帝霸权主义运动”的号召。再加上当时国内所有的食物和日用品等,几乎都要凭票限量供应和购买的情况下,只有“伊拉克蜜枣”不需要任何证明地敞开供应,而且连枝代果每公斤在五、六毛钱左右,深受我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

记得那时“伊拉克蜜枣”是用大号粗麻袋包装得,商店售货员用剪刀一打开大麻袋口,就看见连果代枝的蜜枣大部分都粘黏在一起。售货员只好用手拿着成串或用货铲铲起成坨的蜜枣,放在或倒在秤盘的报纸上过称后包好就拿给顾客。当人们拿着包好的蜜枣一出商店门口,也不管蜜枣的表面是否干净,就开始不干不净地用手抓着往嘴里塞,有时还能吃到一些麻袋包的麻线丝和草棒之类的杂物呢!可把那有些湿黏的蜜枣放进嘴里,绵软蜜糖般地果肉用牙齿轻轻一咬,比那时的“桔子”软糖、“高粱饴”软糖和“大白兔”奶糖还要甜蜜。再用舌头一搅就出来一个长梭梭地枣核,枣核不像红枣核那样大肚子两头尖的,而是两头呈卵圆形中间有一道纵向贯通的勾缝。其中部分特别熟得蜜枣,像似被蜜糖水里腌制过得一样有些齁人。因为我从小有一点洁癖的毛病,想吃的时候总是只拿出四、五颗,放进碗中的热水里泡一下,待洗干净粘黏在蜜枣表皮上的脏东西后,再将蜜枣一颗颗地掰成成两辦或数块,然后一块一块放进嘴里慢慢地细嚼慢咽,因为吃急了或吃多了很容易被齁得让人受不了。同时还喜欢把剩下的枣核放在蚂蚁窝的周围,看着蚂蚁把一个一个枣核拖进洞里,等到春天时就会从蚂蚁洞中长出一棵棵蜜枣苗来。后来我把蜜枣核能发芽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告诉我:“因为“伊拉克蜜枣”是自然成长和成熟的,根本不是像果脯那样用糖水煮过后凉干的,否则枣核在潮湿土里怎么能够发芽呢?”从事医务工作的母亲则说:“伊拉克蜜枣”具有一些补中益气、止咳润肺和化痰平喘等作用,其果肉中所含得纤维素非常柔软,对胃肠不会造成敏感的伤害,可以暂时性缓解急性胃疼和治疗胃溃疡等疾病。

我上大学时,专门请教了果林系的闫春雨教授和植物学的王丰教授,两位教授告诉我“伊拉克蜜枣”树和苹果一样,是人类最早进行驯化栽培的几种果树之一。因为“伊拉克蜜枣”的树与椰子树非常相像,所以也得了一个“椰枣”的常用名。据说世界上“椰枣”树有50多个品种,只有9个品种的果实能够被人们所食用。其中的“伊拉克蜜枣”原产于北非和中东地区,又名“波斯枣”、“番枣”和“伊拉克枣”等,拉丁文学名为Phoenix dactylifera,属植物界被子植物门单子叶植物纲初生目棕榈科刺葵属椰枣种。“伊拉克蜜枣”植株喜欢生长在潮湿的地方,也非常耐旱、耐碱和耐热,但越冬温度绝不能低于-3-5℃以下,生长期缓慢而且比较长,故有“爷爷种树孙子吃果”之言。高大的乔木树干可以长到2030米左右,树冠顶部的叶片向上斜伸生长,下部的叶片随着生长逐渐向下垂落,使树冠形成了一个较为稀疏地扇形头状。树冠中两、三片聚生在一起的叶片长达6米,细长的叶柄多为半圆型扁平状,长有1840厘米,龙骨部分有呈明显地突起,羽状叶片部分顶端的叶稍渐渐变短,呈灰绿色的线形披针状。“伊拉克蜜枣”每年在三~四月份开花,雌雄异株的花序呈密集地圆锥型,花苞又长又大而肥厚。雄性花序的花柄呈长圆形或卵形,钝齿状三瓣斜卵形花萼顶端呈杯子状。雌性花序的花柄较短,花序穗状呈近球形,花萼与雄花相似而开花后逐渐增大,花冠比圆形的花瓣长12倍。“伊拉克蜜枣”的果实在九~十月份成熟,一棵“伊拉克蜜枣”树每年可产20100公斤的果实,成熟的果实像长椭圆形的金丝红枣一样,长有3.57厘米,色泽呈深橙黄色的半透明状,果皮泛着近似油渍状的光感,甜蜜的果肉肥厚而细腻,枣核两端呈钝园形的扁平状,腹部有一条纵向的沟线。同时“伊拉克蜜枣”的果肉含糖量非常惊人,干燥的果肉含糖量可高达80%左右,并且实打实的是一半果糖和葡萄糖,另一半则是蔗糖,如此高的含糖量就像是在蜜糖汁里浸泡过得一样。

记得有一年爱人带着女儿回新疆探亲时,在乌鲁木齐买了十斤特别大的“伊拉克蜜枣”回来。因为我从小有低血糖的毛病,时不时在发作时吃上几粒就可以缓解一下,吃了几年冰箱里现在还有一点没有吃完,家里的花盆中还载种了五窝“伊拉克蜜枣”苗呢!

最近抽空在电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伊拉克蜜枣”从明朝开始,在我国海南、广东、广西和云南的亚热带地区就有分布和种植,而且“伊拉克蜜枣”树浑身都是宝。甜味的果肉中富含对人体有用的多种维生素和天然糖分,既可以作为营养丰富的果品和甜食,又是作为制糖、制醋、酒精和酿酒的原材料,还可以制作各种糖果、高级糖浆和菜肴等。粗大的树干可以用以建筑材料和水槽等,美观的树形在南方城市常作为街道的行道树和观赏植物,叶片中间的茎秆可以编制成椅子、睡床和装运水果蔬菜的筐子等,叶子可以用来编制工艺品、席子和捆扫帚等,种籽里的胚芽富含雄性荷尔蒙的成份。据说古埃及人视“伊拉克蜜枣”的产出为丰收的象征,古罗马和希腊人则用“伊拉克蜜枣”奖励凯旋的将士以视庆祝胜利。

这些年,还不时地听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在讲: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很多人因每顿饭只能吃到一个窝窝头和一点咸菜,饥饿难忍时经常吃几粒蜜枣充饥后,一直可以熬到食堂或家里开饭的时候。特别是生活在城市家里人口多的家庭,每逢31天的大月时家里的粮食接不上趟了,在人饿得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吃上几粒蜜枣方能暂时缓解一下饥饿感,可见当年“伊拉克蜜枣”不知挽救了多少中国人的性命。后来不断听说“伊拉克蜜枣”带有肝炎病毒的传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商店里很少见到有“伊拉克蜜枣”卖了。

另外,那个时候还有凭一张糖票可购买两斤的“古巴红糖”,深褐红色的“古巴红糖”也是用大麻袋包装得,售货员在销售时要用铁锤将一大块的“古巴红糖”敲成小块状。当把“古巴红糖”放入碗里的热水中,不一会水面和碗底就会有不少的杂质,可能是“古巴红糖”的榨汁工艺太粗放,榨出的汁液或许只进行了简单过滤的缘故吧!但至今我还没有搞明白“古巴红糖”的糖水喝起来,为什么还带有一点点咸咸的味道呢?当然也不法忘记画有“骆驼和双鹰头”的阿尔巴尼亚白盒香烟,看见同学父亲抽着阿尔巴尼亚白盒香烟,那十分呛人的烟味使人咳嗽不停的样子至今还记忆犹新。

 

                                                                                  ——写于20171226日晚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