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侬词》的遐想
发布:2017-10-30 20:35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57 次 | 字号:


《我侬词》的遐想

                             ——殷宗毅

当看到这首《我侬词》时,本以为是反映古代男女爱情或夫妻情感的一首小词,可又好奇它是什么“词牌名”呢?便通过“360导航”检索查阅了相关地资讯。虽然没有找到《我侬词》的“词牌名”是什么?但从诗词的字里行间充满的儿女情长中,隐隐约约感觉在《我侬词》里可能蕴藏着宋元时期著名书画家赵孟頫与妻子管道昇之间,发生了一段曲折而又伉俪情深意笃之美丽的故事。

写这首《我侬词》的作者管道昇,是宋末元初时期一位著名的女书画家。她于1262(南宋景定三年) 出生在湖州吴兴的一个官宦和乡绅家庭,从小因天资过人而聪慧伶俐,再加上长期深受私塾家教全面系统地教谕,常常是“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同时也造就了她深厚地个人素养和极高的艺术才能。公元1288年(元至元二十五年),管道昇与出生江南名门的才子赵孟頫结婚后不久,丈夫赵孟頫便被蒙元朝廷的官员保举推荐,胁迫至蒙古人统治的朝庭为官。虽然管道昇生性开朗豁达,但长期地家务琐事和各种社会应酬,人未到中年就日感“玉貌一衰难再好”,本已焦躁不安地性情也变得生性多疑,夫妻间常因无端地猜忌误会导致摩擦和口角,致使丈夫赵孟頫十分无奈地产生了“娶小纳妾”的念头,但因赵孟頫生性腼腆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则在一次与朋友聚会完回到家里,借着酒劲在休息前写下了这样一张便笺曰:“我为学士,尔做夫人,岂不闻白(居易)学士有小蛮、樊素,陶(渊明)学士有桃叶、桃根,苏(轼)学士有朝云、暮云,我娶几个秦妇、赵女、吴姬、楚云又有何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病奄奄、清瞿瞿,脸上添了皱纹,为何只管占住玉堂春?”表达了自己对目前生活现状强烈不满地心迹和态度。

第二天一早,管道昇在收拾丈夫的床铺时看见了这张便笺,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婚姻状况即将发生危机。在经过一番冷静地反思后,以《我侬词》回和道:“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qin,念二声),死同一个椁(guo,念三声)。”当赵孟頫看到这首情深意浓地回和之詞,不由得被妻子巧妙含蓄地真诚喻意所深深打动了。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赵孟頫系宋太祖赵匡胤的儿子秦王赵德芳嫡传十世子孙因其十一岁时父亲去世后,家道至此开始落魄式微,生母丘氏虽然在生活上给予了慈祥地关爱,却在读书求学方面督促得更加地严厉。当赵孟頫十四岁左右时,因其皇脉和世代显贵官宦的家境出生而入补官爵,又通过了朝廷选拔吏部官员的考试,被朝廷委以江浙真州的司户参军。不久,已没落的南宋王朝被蒙古人灭亡建立了元朝,原南宋大批的遗老和士子们见状纷纷归隐山林,誓不愿意出仕为蒙古人的统治朝廷屈辱地服务,赵孟頫也一度被迫蛰居在家中。母亲丘氏看见赋闲在家的赵孟頫成天百无聊赖地样子,就严正地告诫他:“圣朝必收江南,才能之士而用尔不多读书如何超乎常人?”从此,赵孟頫又开始愈加努力刻苦地学习。他亲自登门拜师老儒敖继公面授和苦读四书,经常跋山涉水虚心请教名家悉数研习六艺,很快因学业日进声名卓著。公元1279(即南宋祥兴二年),当得知在蒙元汉人降将张弘范率军的大举进攻下,南宋丞相陆秀夫背负9岁的皇帝赵昺,被追逼至粤地厓山跳海自尽时,激起了赵孟頫对蒙古人野蛮残暴的行径极大地不满和愤恨。因在蒙元统治者忽必烈建立元朝以后,为了维护蒙古统治阶级建立政权的稳定,对原南宋政权的遗老和名士们采取了各种威逼手段,大肆网罗和胁迫为其统治阶级的利益服务。作为南宋皇族后裔的江南名士赵孟頫,自然也被元朝吏部尚书夹谷之奇行台侍御史程钜夫等人,多次列入联名举荐为官的首选对象之中赵孟頫的内心极不愿意为蒙元统治阶级服务,虽经几次软推回避和闭门谢客的方式拒辞不从,最后还是被强行胁迫到朝廷为翰林国史院负责编修的官员,确遭到原南宋朝廷大批遗老和士子们的误解,甚至遭到“辱没先祖列宗”地唾骂和大肆笔伐《自画像》和《红衣罗汉》的着墨画风中,可以看出赵孟頫内心十分无奈地孤独。从《乱丧帖》的“离、痛、肝、追、绝和奈何”等字间笔锋中,更可以看出赵孟頫内心因无力抗争地极度痛苦。所以,赵孟頫以“你年纪已过四旬,病奄奄、清瞿瞿,脸上添了皱纹,为何只管占住玉堂春?”以宣泄内心不愿意屈辱地为蒙元异族统治阶级服务的不满。以“岂不闻白(居易)学士有小蛮、樊素,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轼)学士有朝云、暮云,我娶几个秦妇、赵女、吴姬、楚云又有何过分。”以此表达准备采取形骸不羁地生活方式,以排解自己内心极其寂寥地空虚,也是一种对蒙古人政权野蛮统治的无声反抗。

因为在当时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残暴统治下,蒙古人被列为享有特权的第一等统治阶层,把南方的汉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列为被奴役的末等 “南蛮子”,可以任意欺压和凌辱予以大肆残酷地盘剥。就是许多大小官宦中的汉人,也依仗蒙古人狐假虎威地欺压百姓民众,各类官吏的贪腐和“娶小纳妾”之事,更是如同家常便饭般司空见惯。

好在妻子管道昇深明大义,对丈夫准备“娶小纳妾”的想法,没有采取谩骂和哭闹地严声厉色,而是冷静地反省了自己在以往的日子里,忘却了婚前母亲告诫自己做妻子应尽的本份,过份地强调了在处理家庭生活琐事中自己的委屈,忽视了丈夫在蒙古人朝廷屈辱为官所受地痛苦,过激地埋怨似乎被丈夫冷落的苦闷与孤独,没有设身处地体谅丈夫的艰难处境,更没有与丈夫合为一体地思考和处理问题。于是,便以积极而高雅通达地姿态表示:“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同时愿在今后的日子里,真诚地:“我与你生同一个衾(qin,念二声),死同一个椁(guo,念三声)”,表达了对丈夫赵孟頫依旧“你侬我侬,忒煞情多”的情感,同时也阐明了自己在感情生活方面强烈地排他性,绝不会依来顺从地接受丈夫“娶小纳妾”的态度和立场。使赵孟頫在十分惭愧中收心回意,打消了“娶小纳妾”的奢靡颓废地想法。从此,夫妻俩摒弃前嫌地达成共识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名浮利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淡漠一切世俗凡尘虚浮地功名利禄,携手“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闲去云水边?名与利,付之天,笑把渔竿上画船”,安自由闲逸而清淡地晚年生活,被人们传诵为夫妻白头偕老地又一段佳话,也使《我侬词》成为了一首表达伉俪情深意笃之千古绝唱。

为此,无论是当下青年男女间的的情感,还是夫妻间的感情,除了以郎才女貌地建立彼此间的信任外,在遇到任何状态的情况下,应该有或培养相应接近地兴趣与爱好。特别是成为夫妻以后,双方彼此都应该以诚相待地相互尊重和信任,在妥善处理好夫妻双方家族彼此间关系的同时,多一些理解和包容,少一些贪图虚荣地争强好胜,还应该齐心协力地冷静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妥善理智地处理好发生的矛盾和问题,才能共同经营好夫妻感情至白头偕老。

故,《诗经·秦风·木瓜》曰: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20171026日午后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