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竹书记年》想起
发布:2017-10-21 01:32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84 次 | 字号:


由《竹书记年》想起

 

                           ——殷宗毅

前些年,三牛同学曾不止一次地问我:“你知道殷姓的起源吗?你知道殷商王朝是怎么一回事吗?”每次听到他这样的提问,我心里都会产生许多地无奈。因为《殷氏族谱》记载的内容与《史记》所写的内容大有不同,甚至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少学者都在怀疑“殷商王朝”可能是一个传说。在公元192810月的考古发掘中,找到具体的“殷商王朝”都城遗址和出土文物后,从正式确定了“殷商王朝”的真实存在。

只记得小的时候,父亲曾要我跟他老人家一起背诵过《殷氏族谱•开篇》的部分:“初,高辛氏之世妃曰简狄,以春分玄鸟至之日,从帝祀郊禖,与其妹浴于玄丘之水。有玄鸟衔卵而坠之,五色甚好,二人竞取覆以玉筐。简狄先得而吞之遂孕,胸剖而生契。长为尧司徒,成功于民受封于商。后十三世生主癸,主癸之妃曰扶都,见白气贯月意感,以乙日生汤,号天乙,丰下锐上,皙而有髯,句身而扬,身长九尺,臂有四肘,是为成汤。汤在亳能修其德,伊挚将应汤命,梦乘船过日月之傍,汤乃东至于洛,观帝尧之坛,沈璧退立,黄鱼双踊,黑鸟随之止于坛,化为黑玉,又有黑龟,并赤文成字,言夏桀无道汤当代之。梼杌之神见于邳山,有神牵白狼衔钩而入商朝。金德将盛,银自山溢。汤将奉天命放桀,梦及天而舐之,遂有天下。商人后改天下之号曰殷。先都于亳(今安徽亳州),仲丁迁于嚣(今河南荥阳),河亶甲自嚣迁相(今河南内黄),祖乙居庇(今山东定陶),南庚居奄(今山东曲阜),后盘庚迁至北蒙殷水筑商邑(今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小屯村),故‘商’又谓:‘殷’或‘殷商’,历5541831王。后纣王(即子莘、帝辛、殷受)施暴政,诛贤臣,失民心,武王兴师灭之,于岐山立周。

从十多年前开始,我就经常到四川省图书馆和四川大学图书馆查阅资料。可前一段时间,在四川大学图书馆翻阅《古本<竹年纪年>》和《今本<竹年纪年>》时,突然看见“殷商记篇”部分详细地记载了“殷商王朝”的有关内容,几乎与《殷氏族谱•开篇》的内容如出一辙,当时感到十分震惊和非常高兴。因为在《史记》这样的正式国史里,对成汤建立“殷商王朝”的历史只是寥寥数笔,其他国史类文献和历史资料里也是只言片语。后来在查寻有关《竹书纪年》一书的出处时,才知道《竹书纪年》早在汉代初年时就已散佚。一直到西晋时期的咸宁五年(即公元279年)西晋武帝得知战国魏安釐王(一说应为魏襄王)的墓被盗墓贼不准(Fǒu Biāo)盗挖,即可责成官员仔细清理墓里的实物,从而发现和出土了许多古尺长为二尺四寸的竹简,当清洗后才发现每根竹简写有四十个字左右,其中属纪年记事内容的竹简有十三篇,上面以天干地支纪年记载了从黄帝时期起,至夏朝、殷商到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事件,特别是详细记载了晋国至魏国魏襄王(一说应为魏哀王)所有年间的历史事件,其中周平王东迁后用晋国王位纪年,战国早期三家分晋后以魏国王位纪年,可以说是一部晋国的起源至魏国历史的断代编年体国史。所以西晋武帝命人将这些竹简拉回宫里,责成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两个人,专门负责翻译和整理竹简上的内容。期间又经历了“八王之乱”等多次政治纷扰,当秘书丞卫恒在从事“考正”工作时被杀后,则由卫恒的好友佐著作郎束皙继续完成了竹简的翻译和编纂工作,最后负责史书编辑的官员把整理好的竹简内容命名为《竹书记年》。

《竹书记年•殷商纪篇》中这样记载:“()祖乙胜即位﹐是为中宗”,与《史记·殷商本纪》中所述的“中宗为太戊”不相同,确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宗祖乙”所述完全吻合,也与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汉初古墓中竹简《记事》所述的相一致,又与其他地方出土的甲骨文、“秦简”、青铜铭文和《系年》等记载的内容相同。可见《竹书纪年》与甲骨文、“秦简”、青铜铭文和《系年》等记载的史料价值相同,与正式国史文献的《史记》和《尚书》及相关资料具有同等重要地可信度。因为魏国是战国时期的公元前453年,由“赵襄子魏桓子韩康子三家分晋”而来,晋国又系周成王分封给弟弟唐叔虞的诸侯国,《竹书纪年》记载的是晋国起源至魏国的断代编年体国史,与《殷氏族谱》记载的内容完全雷同也就不足为奇了。可《史记》是公元前91年司马迁在55岁时编纂完成的,与公元前1046年殷商王朝灭亡的时间相距九百余年,中间又经历了夏、商、周、秦四朝改朝换代的战乱纷争,还遭遇了秦始皇可怕的“焚书坑儒”和汉武帝“废百家、独尊儒”等,导致司马迁在编纂《史记》时,因缺乏周朝以前大量真实地史实资料,只能细叙周(春秋战国)至秦朝的历史,而无法详细叙述夏、商两朝及以前的历史。

通过查阅许多历史资料和文献时,才知道古代只有皇亲国戚、贵族遗老、士族望族立过战功和考取了秀才以上的五类人,在经过皇帝恩准和朝廷的批准后,并通过朝廷吏部、户部和礼部等专门机构的审定,才有资格编纂和续写自己的《家谱》和《牒谱》,皇帝还要赏赐一份新的宅基和田地。而普通百姓是不能随便私自编纂或续写自己的《家谱》,否则是要被杀头灭族和没收房产田地。所以古代无数普通百姓一生最大地心愿,就是十分渴望在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看见自己被写入《家谱》视为极大地荣耀,不然会被世人所看不起而苟活一世。到了民国时期以后,对编纂或续写《家谱》和《牒谱》的规定才有所放松。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许多人在“弘扬民族文化”的感召下,纷纷开始编纂《族谱》、《家谱》和续写《牒谱》,但大部分编纂和续写的范列格式及内容良莠不齐,除了文化水准和出发点存在问题外,主要原因还是不敢面对现实地害怕尊重历史。包括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由国家统一组织编写的两轮《县志》和《年鉴》中,也存在“带有当代政治色彩对待历史”的弊端,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些国家篡改历史和伪造历史。

根据父亲早年的告知,“殷姓”源自活动在现鲁豫皖相连接的一带,属东夷部落集团“子氏”部落首领契的后裔。由契的十四代孙成汤率领众诸侯国,与夏王朝经行了11次战争,于公元前1600年冬的“鸣条之战”推翻夏朝后在亳(现在安徽省亳州谯城区已出土有遗址)定都,经行“三让之礼”而称王在伊尹和仲虺两位贤臣的共同辅佐下,建立了长达5541831王的“商氏王朝”。期间,仲丁王迁都于嚣(今河南荥阳),河亶甲王自嚣迁相(今河南内黄),名滕王居耿(今山西绛州),祖乙王居庇(今山东定陶),南庚王自庇迁都奄(今山东曲阜),最后盘庚王迁至北蒙殷水之畔建都“商邑”(今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小屯村)稳定了下来,所以历史上又称谓“殷商王朝”。但末代君王纣(即子莘、帝辛、殷受)施暴虐和诛贤能而失去民心,周文王和周武王在相国姜尚的辅佐下,率部先后兴师伐之,殷纣王于公元前1046120日自焚于鹿台而国亡。但周武王为了安抚“殷商王朝的王族遗老及子民,给予商王叔微子启等王族遗老以三恪”之礼遇,被分于在殷商王朝旧都的亳地建立了“宋公侯国”,又将“恩人”的殷商王叔比干和其他王族的子嗣,封为“宋、孔、华、萧、戴、桓、乐、皇”八个姓氏贵族,安置在了“宋公侯国”境内予以享受贵族俸禄之礼遇。我们家这一支的始祖为纣王帝辛王叔的孤竹君,因“不食(吃)周粟”染重疾而故,其子叔齐则带领商的王族和遗民出走岭南,其他随从一些遗老孑民便以“殷姓”或“商姓”随之,繁衍至今已近二百代人左右。后来许多殷氏族人因规避当朝国君和皇帝之名讳,有的为了躲避官场之争和文字狱牵连迫害,改姓为“汤、成、商、牛、尹、宋、林、孔、戴、仲、盘、武、应”等,成为了遍布南方和东南亚各地“客家人”的先祖,所以“客家人”也自称谓“殷氏子民”或“子民”。

纣王另一位身居太师位的王叔箕子胥余,因不满纣王的暴政而称病辞朝及装疯乡里。待周武王率兵灭“殷商王朝”建立周朝后,则率领五千余户近四万人的殷商遗民众,带着商朝的诗书、礼乐、医巫、阴阳和卜筮等百工技艺,一路向东北发展和扩大到现在的东北大部、朝鲜及韩国以北的小部分地区,在公元前1041年秋建立了“箕氏诸侯国”,然后通过制定和实施“八条之教”的管理制度,大力发展农业和畜牧业致国力逐渐强大历史上称 “箕氏诸侯国”为“箕圣王朝”或“箕子朝鲜国”(即箕子陵墓现位于朝鲜首都平壤附近牡丹峰乙密台下箕子胥余也是三韩民族的始祖之一公元前194,“箕子朝鲜国” 被卫满率部所灭亡,建立了“卫满朝鲜国”

纵观中国的历史,《论语·泰伯》曰:“唐虞之际,於斯为盛。”司马迁的《史记·汲郑列传》曰:“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和《史记·太史公自序》:“唐虞之际,绍重黎之后,使复典之,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序天地。”宋代刘过《沁园春·寿》诗曰:“平章处,看人如伊吕,世似唐虞。”就是近代的史学家郭沫若在《星空·孤竹君之二子》感叹道:“我好像置身在唐虞时代以前。”所以中国的历史在夏朝之前,应该有一个更原始的“虞舜王朝”,否则内蒙古赤峰的“红山文化”、山东泰安的“大汶口文化”、浙江余杭的“良渚文化”和四川新津的“宝墩文化”是怎么形成的呢?因此,以个人之愚见:在中华大地的远古时期,由北方的“烈山氏”、东南方的“东夷”和西南的“鱼凫氏”三个部落集团,先后分别最早地进入到了比较文明的“农耕文化”时期。其中“烈山氏”部落集团以“旱作物农耕和狩猎生活”为主,“东夷”部落集团以“水稻农耕、捕鱼和狩猎生活”为主,“鱼凫氏”部落集团以“水稻农耕、养蚕和狩猎生活”为主。而此时活动在陕甘一带活动的“有熊氏”部落集团,正处在“草原游牧文化”向“旱作物农耕生活”的转型时期。到了“炎帝”、“蚩尤”和“黄帝”分别为部落首领的时代,“蚩尤率领“九黎”部落联合东夷诸部落联盟,与“炎帝带领的“烈山氏”部落集团,为了争夺位于现在鲁东、淮北和豫东一带肥沃的土地而发生了战争,结果“蚩尤”率部打败了炎帝的“烈山氏”部落集团。“炎帝”在十分不甘心地情况下,向黄帝的“有熊氏”部落集团求援联合,在今天河北逐鹿一带打败了“蚩尤”的东夷诸部落联盟。没多久,“黄帝”率领的“有熊氏”部落集团又与“炎帝”率领的“烈山氏”部落集团,在今天的山西省阳曲县东北一带发生了“阪泉之战,结果“黄帝”率部打败了“炎帝”率领的“烈山氏”部落集团,建立了“虞姬氏王朝”(以“红山文化”为证)。大约在公元前2070年左右,姒氏部落首领大禹(又称姚重华、夏禹)联合“东夷”诸部落,率军打败了“虞姬氏王朝”末代君王商均,建立了“姒氏夏王朝”,因“夏姒氏王朝”的创始人大禹本名为“姚重华”,故历史上又称谓“华夏时期”。

由于周朝以前先古时期的文字类资讯,绝大多数都记录在竹简和木牍或“口口相传”,而且竹简和木牍非常难以保管和保存,再加上无数次的改朝换代,经历了秦始皇的“统一文字”及“焚书坑儒”等,导致人们想要知道和了解先古时期的资讯,只能从古墓和古井中偶尔出土的竹简及木牍上,还必须经过专人地译读整理才能了解一些。故此,近代人想要了解和知道上古时期的资讯,大多是从《诗经》、《尚书》、《论语》和司马迁《史记》等文献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一直到西晋时期的咸宁五年(即公元279年),战国魏安釐王(一说应为魏襄王)墓被盗墓贼不准(Fǒu Biāo)盗挖,在清理墓中出土的竹简和木牍时,才清晰地了解到从黄帝至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脉络。

众所周知,中国的历史是“胜者为王”的历史,是当朝人撰写前朝及前朝以前的历史。自然在撰写前朝及前朝以前的历史时,都会有“前朝过大于功”之嫌的色彩。直到司马迁写《史记》时,才不成文地要求史官们如实记录下当朝的历史,但对不利于当朝统治阶级的事件和重大要事,多少要采取美化事实真象式地修饰或缄口不语,甚至会采取威胁式告诫和杀人灭口等方式来统一口径。因而,历史上许多重大事件的事实真相和根由,大多因当事人的故去而渐渐地掩埋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后人只能从一些文献资料中地只言片语予以推测和遐想,说不定与事实的真相和根由还真是个美丽的传说呢!

 

                                                                                            ——20171018日晚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