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客家人”之疑惑
发布:2017-10-17 21:05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23 次 | 字号:


对“客家人”之疑惑

 

                                                                                                               ——殷宗毅

最近,时常看到有一些有关“客家人”的报道,也注意到了一些学者在探究“客家人”的根由。可“客家人”究竟源自何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呢?众多专家和学者至今仍然纷说不一。

最早得知“客家人”的音讯,是在十岁左右读《星火燎原》丛书的时候,看到专门讲红军在长征路上,总参谋长叶剑英用“客家话”与两个参谋讨论完军情后,站在一旁的红军总司令朱德则对讨论的军情分析进行了补充,当时总参谋长叶剑英感到非常好奇。因为他与参谋两人都是广东梅州的“客家人”,也知道朱德总司令是四川仪陇人,就问朱德总司令怎么能听得懂他与参谋讲得“客家话”,朱德总司令笑着答到自己不仅是四川人,而且祖籍也与叶剑英和两个参谋一样,都是广东梅州府的“客家人”。后来,我曾问过父亲“客家人”是什么人?父亲告诉我“客家人”是汉族人中非常特殊地群体,有自己的生活习俗。参加工作以后,单位有一位工程师是广东惠州人,我就试着问一下“客家人”的问题,他便告诉我“客家人”是汉族人中独殊地群体,不仅有自己特殊的语言和生活习俗,而且喜欢选择靠河流较近的丘陵地区居住,一个近亲家族多达上百人聚集在一起住,房子呈圆形或四方形“土围子(即土楼)”。后来我调回成都工作,听说在成都市附近龙泉驿区的洛带和成华区的龙潭寺一带,有大量地“客家人”在此居住和生活,便经常利用工作之余前去探访。

20075月—20107月,除了经常到四川和重庆两地“客家人”多的地方进行实地查访外,我先后六次到了河南省商丘、安阳、永城和安徽省亳州及阜阳等地,也先后五次到了湖南、湖北、江苏、浙江、广东和广西“客家人”相对多的地方进行了考察。通过查阅《县志》、《谱牒》、《家谱》、《族谱》等大量地资料和实地走访考察,发现“客家人”的根源与纣王帝辛王叔孤竹君之子叔齐,带领的王族和万余户遗民进入岭南“客居”密切相关,乃至于与《殷氏族谱•开篇》和《古本竹年纪年•殷商篇》记载的内容几乎雷同。后来,在四川和重庆两地实地查访时,试着与“客家人”交谈的录音,给湘、赣、浙、粤、闽等地老年的“客家人”听,没想到这里年老的“客家人”都能听得懂。又将与四川和重庆两地“客家人”交谈的录音,试着给河南省商丘、安阳、永城和安徽省亳州等地农村的老年人听,惊奇地发现有些老年人竟然也能听懂不少,而且老人讲他们的儿孙们到广东和福建打工时,学“客家话”比学广东“白话”容易,比学“闽南话”更容易些。特别是20126月,到安徽黄山参加“黄山书画院”举办得年会时,著名画家牛明秀先生和两位姓林的台湾“客家人”画家,都说自己是“殷商子氏”的后代。

根据古本《竹书记年》、《尚书商书》和《殷氏族谱•开篇》记载,“殷商王朝”是私有制奴隶社会走向鼎盛的时代,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国家管理体系和机构,以的名义制定了刑法和监狱实施律法,通过卿事寮管理政务和太史寮主持祭祀两大机构协助治理朝政,由用侯和邦伯协助治理王畿以外的各地疆域,发展以种植稻、麦、黍、稷为主要粮食作物,以桑、麻、瓜果等为经济作物的农业。以“后母戊鼎”为代表的铜器生产和畜产品加工的手工业分工细、规模巨、产量大、种类多和工艺水平高,商品贸易和交换出现了牵着牛车及乘船从事长途贩运的商贾。疆域大致为北至现在的辽宁和内蒙南部,南到现在的湖南、江浙和四川大部,西至现在的陕西的大部和甘肃东部,东到海滨,历史上称作为商汤革命时期。殷商劲旅在“牧野之战”兵败不久,纣王帝辛于公元前1046120日在都城朝歌鹿台自焚,殷商王朝随之被西周武王姬发率部灭亡。周武王为了安抚殷商王朝的王族和遗老,对商王叔微子启等王族和遗老以三恪”之礼遇,被于殷的旧都亳地建立“宋公侯国”,并将“恩人”的殷商王叔比干和其他王族子嗣,封为:宋、孔、华、萧、戴、桓、乐、皇八个氏族,在“宋公侯国”境内享受与朝廷贵族相同俸禄予以安置。纣王帝辛王叔箕子胥余携五千余户三万之众,一路向现在东北的大部和朝鲜半岛北部建立了“箕子侯国”。纣王帝辛王叔孤竹君之子叔齐和王族,携带家丁和几万余户遗民进入到了岭南“客居”。

所以,我探之“客家人”的流源,大致是这样形成:第一批是纣王帝辛王叔孤竹君之子叔齐和王族,携带家丁和几万余户遗民渡过长江,但“姻亲”的越国国王为了防止“客家人”聚众反叛,将其分散安置岭南的丘陵地区“客居”。第二批是公元前286年,齐、楚、魏三国联手灭掉和瓜分了宋国,宋国的王公贵族便携带部分子民逃到了越国,也被分散安置到了岭南的丘陵地区 “客居”。这两批人都自称谓:“客居的殷商子民”,成为了如今遍布南方各省“客家人”的先祖,所以“客家人”也自称谓“殷商子民”或“子民”。后来从很多“客家人”的名人口中一一得到了证实,也从在南方丘陵地区“客家人”居住的“圆寨、围龙屋、走马楼、四角楼等土楼”式民居中得到了证实,还从“客家人”的语言和风俗习惯中得到了证实。

一、“客家人”使用的语言俗称哑话岭东话,在广东西部、广西和川渝也称谓涯话麻介(gai)话艾话

二、在逢年过节期间,、湘、赣、鄂和川渝两地“客家人”,都有宴请亲戚朋友一起吃“九大碗”或“九斗碗”的习俗。家里经济条件好的“客家人”,还要在婚丧嫁娶期间请“傩戏”班子表演 “傩戏”。

三、绝大多数“客家人”是一个近亲家庭聚居在一起。在“土屋或围坑”的正屋上厅主梁和门窗上,绘以视为保佑全家平安的“玄鸟”图案。大家相互间尊老爱幼地和睦共处。同时重大节日时,家族男女老少齐集在正屋上厅祭拜祖宗后,到正中大门前的禾坪(即打谷坪)敲锣打鼓地舞龙舞狮,呈现出一派喜悦祥和的景象。

四、在“客家人”的日常饮食和逢年过节的菜肴中,都有几道豆腐类菜肴为主菜,如豆腐脑、酿豆腐、卤豆腐、麻婆豆腐和炖豆腐鱼等,甚至儿歌里唱道:“新买磨石圆叮当,一心买来磨豆浆,三更半夜磨豆腐,呀呀啮啮到天光。”

五、“客家人”的女子历来没有裹脚的习俗,特别是穷人家的女子与男子无异一般赤脚或穿木屐。在不同节庆的场合,都喜欢以对山歌的方式表达情感和联络感情。清明节扫墓时吃完艾粄后,还要将先祖的尸骨进行“拾骨重葬”。

六、“客家人”的婚礼必须经过:看妹子、 写庚帖、 编红单 定亲、 看家方 、送日子、 迎亲、 拜堂、口念、闹房、合苞、 回门 送满月十三道程序才符合礼数的规矩。

七、逢年过节习俗 

1过大年

大年是百节年为首。“客家人”一般从每年冬至时分,开始蒸糟溜酒和油炸炖煮食物,为过大年准备好各种吃喝用品。到了腊月二十三日傍晚,取下旧的“灶王爷”画像烧掉,然后刷净灶台开始准备祭灶。进入腊月二十五日的年界时,在正厅的大堂上挂起祖宗的画像,大门口贴着鲜红的春联,谷仓门、禽畜栏前、家俱床铺和水缸边都贴上红纸条,叫做封岁,也谓上红。除夕日晨将迎接新的“灶王爷”画像贴上后,摆置上酒肉、糖果、甘蔗、米果等祭品,在灶前烧香、点烛和放纸炮。除夕日晚上吃团圆饭饭前,先将三杯酒洒地视为给祖先筛酒,然后桌上要多摆几副碗筷,以视敬请祖先们回来一起团圆过年。席间把鸡腿给老人和小孩吃,以示尊老敬幼。吃过团圆饭后,洗净所有用过的各类炊具和碗筷,以备正月初一早上开始全天的吃素食。晚上每个房间整夜灯火通明的点岁火守岁,有些地方还要在牛栏和猪舍点上通明灯,以“辞旧岁、迎新春”。此时孩子们要给长辈们磕头拜年,长辈们要给孩子们发压岁钱。有些地方为了表达感恩老人们的养育之情,还要给老人们敬奉压岁钱(现在日本、韩国、新加坡的华人和台湾人仍保留着这种古老的习俗)。 

正月初一清早,按吉利时辰打开大门放鞭炮,而后吃完素食早饭,小孩们穿着新衣欢天喜地唱着:公公叔叔家发财,糖子饼果拿给涯(我)的拜年,大人们以吉利话相颂地开始相互拜年。正月初二亲戚间开始相互拜年,特别是新婚女婿要在岳父家书贴邀请的情况下,提着小母鸡、米果、糖果、香烛和鞭炮等拜年。新婚女婿到了岳父母家中,先随岳父母在祖先灵位前烧香、点烛、祭拜和放鞭炮,然后中午在岳父母家中请客吃饭时,女婿必须饮酒大醉后才能回自己的家。大年初一晚上,由三~五人吹着唢呐、打着小鼓和敲小钹等,组成小队向各家各户“送春牛图”、“舞稻草龙”、“耍蝙蝠灯 ”,还有船夫和艘婆在陆地游唱曲调表演“耍船灯”、傩人“耍狮灯”等。初三早上吃岁饭(有的年前廿九日晚上蒸好,有的正月初二晚上蒸好)时,先要向当值天神神位和祖先牌位上供奉饭菜,然后根据家中人数在饭上插几双筷子,再插上一根带叶的树枝,有的还要放上苹果、桔和柚等水果。因为初三绝不能杀生,所以初三所吃的鸡、鸭、鱼,都是在过年时留下或初二时杀宰好的。正月初五出“年界”时,人们卷起厅堂上祖宗的画像取下收藏好,拿下纸门帘烧掉后,外出务工的便可以启程做工干活路了。

2、正月十五日是“元宵节”,又叫上元节。家家户户在吃完午饭后,要分别一起到庙宇和家族祠堂向神灵及祖先拜年,然后开始举行“游龙灯”和舞狮等娱乐活动到夜晚。

3、春节后的第一个赶集日为“墟期或圩集日”。人们纷纷在赶集时,欢天喜地表演龙灯、船灯、狮灯等,叫做开墟或圩集。在正月十五日前后的三天里以灯芯比喻小孩做“灯笼”,举行寓意传宗接代之意的 “赏灯观灯”活动。

4、二月的“春分”时节,称之扫墓祭祖的春祭。扫墓时,人们要在祠堂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先将宰杀好的猪和羊头做为祭品,再在鼓手吹奏乐中由行礼生带引“三献”礼后念祭文,然后全族依次祭扫开基之祖和远祖的坟墓,各分房扫祭各房的先祖坟墓,最后各家扫祭家庭过世的老人私墓。

5大部分“客家人”地区在三月的“清明”时节,除祭拜祖先外,有些地方还要祭拜路旁的土地伯公、山神等各路神灵的神坛。

6五月初五的“端午节”是“客家人”的大节,许多地方在外面做工的人都要回家。家家户户采集艾草和蒲草挂在门前,在屋内烧艾草和蒲草熏房子驱邪,买肉、宰鸭、包粽子、做米果和喝雄黄酒过节,晚上煮艾草和蒲草水洗浴。

7七月十五为鬼节,也称“中元节”。可谓:七月十四山水客家人过节,七月十五鬼过节。有些地方的客家人也会在七月十五这一天祭奠先祖。

8、八月十五日又称八月节,俗称“中秋节”。各家各户买猪肉、宰鸡鸭和做米果等置办好酒菜,待晚上吃完团聚饭后,一起吃月饼和赏月庆团圆。

9、九月初九日为“重阳节”,俗称九月节,也有过了重阳无大节之说。大人们带着小孩爬山登高放风筝,可谓“避邪或避瘟疫”,就是出远门的人也要赶回家接老人们一起过此节。

10、农历十一月的“冬至”也称过冬年。一般要炖煮猪、牛肉丸汤和吃米果暖身,寓意准备开始过冬御寒。

根据广东、福建、江西、湖南、湖北五个省的地方文献和四川地方志以及客属族谱等史料证实,四川和重庆的“客家人”与历史上传说的“湖广填川”有很大的关联性,大致在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两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根据明朝状元杨慎编辑明赵枋《全蜀艺文志•史母程氏传》记载:蒙元统治时期,由于在四川境内实行残酷地暴政,百姓惨遭无辜虐杀,导致四川的人口从宋朝末年的1300万人下降到只有64.7万人左右。到了明朝初年,由于朱元璋担心南方富庶地方的民众继续起来造反,就对江浙、粤和湘赣的一带对所属各县有经济实力的陶猗之家的民众实行抽丁,被强制性分批迁入川渝两地土地肥沃的平原地区安置时,一部分“客家人”也随之迁入安置到了川渝两地。

第二个时期:清政府镇压了张献忠和太平天国等农民起义后,实施强制地抽丁的方式,粤东、粤北、闽西、赣南和鄂东等地的百万“客家人”,相继迁入到了川渝两地的丘陵地区安置,形成了今天川南以隆昌为中心和川西以成都为中心的两大“客家人”群体。由于担心在押解途中有人逃跑,就把人的手或脖子捆绑着窜在一起走,所以“客家人”称“出恭或方便”谓“解手”,称吃饭谓“开饭或卡饭”。

“客家人”被安置在川渝两地的丘陵地区后,克服了重重困难,义无反顾地开拓进取直至立业建功,涌现了清末“戊戌六君子”的刘光第、著名的民主人士张澜先生、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元帅、为国捐躯的抗日名将王铭章、著名的文学家郭沫若及英籍著名女作家韩素音等代表人物,还有彭家珍卢德铭张耀堂杨汝岱黄隐、谢绪岷、李宗吾刘子华彭家元唐君毅等。

 

                                                                                    ——写于20171016日夜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