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边缘的绿洲
发布:2017-8-27 00:28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57 次 | 字号:


荒漠边缘的绿洲

                                                                                                                ——殷宗毅

那一年,才从战争胜利的硝烟中走出了一群二十多岁的人们,兴致勃勃地徒步来到了大河旁的荒漠边缘。他们在欢声笑语中披荆斩棘,在嘹亮的歌声中展开劳动竞赛,以极大地热情唤醒了沉睡千年的亘古荒野。被惊扰的野兔在他们周边环绕地注视着,撩扰起的黄鸭在空中“嘎嘎”地询问着他们,飞奔而过的黄羊时儿回首瞭望着他们,苍鹰也在空中盘旋地俯视着他们。

冬天里,严寒的冰雪弥漫着荒野,狂风裹挟着漫天的黄沙,可来到这里的人们在搭建的简陋帐篷中安营扎寨了下来,他们在一日三餐的冷饭凉菜和咸(碱)水中满怀激情。白天手持简陋的工具筑(水)库挖渠(道)和开垦荒地,夜晚大家挤在帐篷里相互簇拥着休息。手磨破了不叫苦,肩磨肿了不喊累,以忘我的精神和火热的青春,将亘古荒地平整建成了一片片农田,用手提和肩挑种植下了网格式条带状林带。

春天里,渠水慢慢地滋润着一块块农田,荒漠渐渐地退却变成了绿洲。林带间的各种树木挽留住了春风,姹紫嫣红地布满了林间果树的枝头,树下的植被在春意盎然中生机勃勃。无数的地窝子(棚)渐渐地变成了一排排平房,孩子们在姗姗学步中茁壮成长,托儿所扩大建成了一座座学校,散养在原野里的牛羊慢慢地结队成群。

夏天里,林带里的树木遮挡不住当头的炎炎烈日,人们顶着酷暑挥汗如雨地辛勤耕耘,田野里的各种作物在郁郁葱葱地生长。沙枣花香槐花白,桑葚熟了杏儿黄,番茄红了茄子紫,金色麦海起波浪,水稻拔节抽穗,棉苗分枝花开,玉米直着腰身在摇曳,哈密瓜藤蔓布满畦埂,土豆的块茎在土里慢慢膨大,一个个平房式的居民点也在不断地新建,到处是一片鸟语蝉鸣。

秋天里,三伏后的金色阳光洒满了大地,田野里结满丰硕的粮棉和瓜果慢慢地成熟。苹果笑红了脸,稻穗弯下了腰,玉米鼓起了腰,棉桃裂口吐白絮,鸡鸭成群猪满圈,四处都漫舞着丰收的喜悦,小手工作坊和半机械化企业渐渐地形成。

后来,又有许多年轻人陆续地来到了这里。在第一代人的精神感召下,年轻的人们在困难中顽强地坚守,在迷茫中苦苦地求索,在彷徨中奋勇前进,扬长避短地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也同第一代人一起经历了许多坎坷和风雨的考验。遗留在荒漠中的胡杨树黄了又绿了,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们渐渐地老去,一代又一代新人确在不断地成长和增加,将军创办的大学仍屹立在河畔,先进的科学技术引进、研发和推广,促进了工农牧业生产的飞速发展。

今天的大河两侧,绿洲仍在渠水的延伸中慢慢拓展,柏油公路已四通八达,高速铁路穿行其间,现代化园林式城镇村落星罗密布于大河两岸的绿洲之中。

                                

                                                                                  ——写于2017826日晚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