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遥远的苍穹下
发布:2017-6-13 00:52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415 次 | 字号:


在遥远的苍穹下

 

                                                                                                 ——殷宗毅

随着退休年龄的脚步临近,无论是雨后的晴空万里,还是夜晚的皓月当空,我时常一个人走到锦江河畔边,坐在河边绿地花园树下的椅子,静静地上抬头向天空的西北方遥望,祈盼着通过那遥远的苍穹曲面,折射出日思夜想地那一片“海市蜃楼”的景象,那景象就是千百年来被人们誉为“无缰野马”的塔里木河。

塔里木河是一条非常美丽的大河。那种天然之美,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时儿青葱柳绿般温良婉约,时儿热情奔放充满着狂野,令人炫目而久久难以忘怀,无论我用怎样地话语和文字来描慕它的美,都描绘不尽那四季迥异万象地绝世娇艳。塔里木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河水源自叶尔羌河、和田河、喀什噶尔河和阿克苏河这四条河流之水,在新疆阿瓦提县肖夹可的地方汇集后为源头启程,平时水量小如十多米宽的河渠之水一般缓缓流淌。但到了夏天的洪水时期,水量宽度达到百米乃至数百米,洪水如一群“无缰的野马”般汹涌澎湃,一直沿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缘的地势奔腾。在川流不息地向偏东北方的激流中,先后接纳了克里雅河、渭干河、库车河、迪那河等支流的季节性间歇河水,又继续奔流行走到新疆尉犁县的恰拉地界,便向东南方向缓缓地转了个弧形大弯而南行,突然在一个叫台特玛湖的地方戛然停歇了奔流地脚步,造就了它成为我国最长而神秘地内流型大河,也是世界上第五大内流型河流。若在空中鸟瞰这条长达2137公里的大河,它北依天山山脉的南麓,南傍浩瀚无垠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大河两岸散布的胡杨树林和红柳灌木丛等植被,随着四季气候的变化,绵延不断地宛如一条五彩的“艾得来”纱巾。成片的绿洲、人工湖泊和小涝坝(即水塘),犹如戴着颗颗珍珠编织的项链,将充满野性地大河装扮得更加艳丽妖娆。

在千百年的人类历史中,由于受极度内陆型沙漠气候的影响,塔里木河两侧除了稀疏分布的胡杨林和红柳灌木丛外,其他零星散布的一些古代所属姑墨、龟兹、焉支和渠犁四国的村庄及小绿洲,剩下的千年蛮荒之地上,偶有长着极耐干旱和盐碱的红柳、沙枣树、梭梭木、黑果枸杞树、柽柳、芦苇、罗布麻、骆驼刺、甘草、碱蓬等,还有无数条不知去向地古“丝绸之路”驼队踏出的羊肠小道。

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无数地军人为了边疆的安定和发展,集体转业来到大河两侧戍边屯垦。为了响应祖国“开发和建设边疆”的号召,又有来自五湖四海地“支边青年”和“知识青年”陆续相聚与此,还有许多各地的叔叔阿姨们也先后来到这里。从此,来到这里的先辈们,以撼天动地的极大热情和顽强毅力,用尽人生最美好地青春年华,唤醒了大河两岸一片片沉睡千年的土地。先是挖渠造田进行农业生产,然后不断地开垦荒地新建农场。在大河19.8万平方千米的整个流域中,用了短短的三十多年间,陆续开垦出了耕地农田和各种林牧用地2000余万亩,开挖了大型输水干渠5980余千米,支渠、斗渠和农渠三级渠系58700余千米,还修建了各种水利建筑物和设施84400余座。同时,科技人员坚持不懈地运用各种先进地科学技术和方式,将无数贫瘠地低产农田和盐渍化土地,逐年改造成了一块块高产稳产的良田。如今在大河两岸绵延不断地绿洲之中,成片地绿树已高大成荫而错落有致,以铁路和国道公路为主体的交通网四通八达,美丽富饶地城镇、乡村、兵团农场和各类学校等星罗密布,种植出的各种优质粮棉和瓜果等蜚声海内外。

也在父辈们开发和建设大河两岸绿洲的同时,在这里生活、学习和工作的经历由此开始了

自从记事以来,我一直生活在大河两岸的孩子们一样,无时无刻地都深受着大河两岸风雨变化的影响。在春天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大家在花香鸟语中,相互间追逐地尽情欢笑;在夏天烈日炎炎的太阳下,大家在绿郁葱葱地田间里,一起挥汗如雨地辛勤耕耘;在秋天天高云淡的时节,大家在金色的田野和飘香的果园里,兴高采烈地采撷着丰收的喜悦;在冬天数九严寒时,大家邀约着一起冒着风雪,去沙漠荒野砍拾柴火抵御严冬。但因父母亲无数次地工作调动,我们家几乎平均一、两年就要搬一次家,致使在上小学到初中的九年间我就读过了六所学校,还有幸蒙受了像孟秀莲、谢诒德、徐永馨、喻光荣、钟惠贤等,这些优秀恩师们的谆谆教导和悉数教诲,并通过全国普通高等教育的统一考试考取了大学。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那个非常特殊地期间,得到了父亲原部队的战友高振武伯伯和刘兴民叔叔两位长辈,以及他们家人们的细心照顾和极大恩惠。

所以,从一九九一年元旦前我调回成都工作后,中间也请假回去过三次,可每次都因时间十分仓促而没有来得及长居。但随着岁月渐渐流逝地今天,每当看见夕阳西斜地时候,让我禁不住想起在遥远苍穹下那条美丽的大河,更怀念在那条大河两岸及周边生活和工作的岁月。因为在它身旁生活和工作的二十七个岁月里,滋润着我度过了无忧地童年、坎坷多舛地少年和幸运多彩地青年时代,陪伴着我顺利地读完了小学、中学和大学,见证了我在风雨严寒中经受的各种磨砺,分享了我取得事业成功地喜悦,还使我收获了真挚地友情和纯洁的爱情。

 

                                                                                     ——写于2017612日晚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