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童年“小伙伴”
发布:2017-5-22 20:30 | 作者:殷宗毅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78 次 | 字号:


偶遇童年“小伙伴”

 

                             ——殷宗毅

上个星期五,中午下班回家走进家属院的院子里,在快走到住家单元门洞时,忽然看见右手边花台式绿地的矮树丛中,一只长着双翅的小虫子粘在了矮树丛的蜘蛛网上,在拼命煽动着双翅挣扎着。那钢蓝色泽而细长的身躯,一双蜻蜓般鼓鼓地大复眼,一对无色透明地淡白色双羽,使我一下子就断定是只“地牯牛”的成虫“蚁蛉”。我急忙走上前把它从蜘蛛网上摘了下来,轻轻地将它放在摊开的左手掌上,看着这只几乎葬身于蜘蛛之口的“蚁蛉”,在我左手的手掌上站稳后,慢慢地爬动到了食指指尖上,便展开双翅飘飘忽忽地飞翔而去。因为我太熟悉“蚁蛉”了,特别是“蚁蛉”的幼虫“地牯牛”,给我童年时光留下了许多美好地记忆。

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到天气晴朗的日子,离我家房子不远处的一片荒沙,在灿烂地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略微泛黄的晶莹。我和几个一般大小地孩子,平时总爱到那片荒沙上玩耍,时常会发现荒沙上有许多小沙坑,里面藏着一种叫“地牯牛”的小动物。

“地牯牛”这个小东西非常可爱,大小只有绿豆~黄豆粒一般,身体的颜色呈灰色或深灰色,头部长有一对弯如钳螫状的上颚,口器发达,胸部扁大,腹部有10个环节,胸和腹部膨胀,腹部两侧稀有短毛,三对胸足中以一对中足最长。“地牯牛”的模样儿看起来非常老实,仿佛生怕被人看见似地成天躲藏在沙子里,但确是一个天生地阴谋家式的杀手。“地牯牛”在沙土上,会先用弯如钳螫状的一对上颚,将地面的沙土撬出一个漏斗状的小沙坑,然后躲藏在小沙坑底部的沙子里。一旦到处闲逛地蚂蚁或小虫子掉进小沙坑里,就会小沙坑的底部努力地向上攀爬这时“地牯牛”蚂蚁或小虫子弄出极细微地动静惊醒,从小沙坑底部的沙土里悄悄地钻出来,挥动着头顶地两只铁钳子般的嘴锷,向蚂蚁或小虫子身上扬沙,将快要爬至洞口的蚂蚁或小虫子击打下来后,用头部的大钳螫一举将猎物擒获,然后一点一点地拖进沙土里,导致蚂蚁或小昆虫窒息而亡,躲藏在沙土里慢慢地享受美味,最后将蚂蚁或小虫子的躯壳碎片扔到小沙坑外的周围,所以称之为“地牯牛”

有一次,几个小伙伴先在我的手掌心上放了一把沙子,再将捉来的“地牯牛”放到沙子上面,看着它一路往沙子里钻,一直钻到了我的手掌心痒痒地不见踪影,只是在沙子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小地漏斗状沙窝窝。这时,我竟然痴心妄想地在想:这沙子里面会不会埋藏有什么宝贝呢?小朋友听了后立刻哈哈地笑起来,对我这个天真的想法七嘴八舌地嘲讽了一顿,当时弄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便带他们跑回家去问姥姥,姥姥笑呵呵地告诉我们:有是有的,只是很少很少,一般地人是无法找到的。”就因为姥姥的这句话,导致我以后每次去玩沙子时,总是象那可爱地小“地牯牛”一样,企盼着能在沙土里挖到什么宝贝。后来姥姥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这个沙子以前可能是金子,或着是什么好的东西,只是在转世前得罪了玉皇大帝才变成了沙子,你可千万别学沙子哦!如果人们用辛勤地汗水去浇灌沙子,沙子里面就能长出许多宝贝来,这些宝贝不是以金子的模样出现,而是以粮食、蔬菜、瓜果和绿树等奉献给人们,这才是真正实在的宝贝呢!姥姥的这番话足以让我玩味了一生。后来,我的家搬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与儿时的小朋友见过面,但在那片荒沙上滋长起来地情缘,却象沙子里的宝贝一样,既深深地埋藏在沙子里面,也埋藏着我们孩提时童年世界的秘密。

再后来,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不经意在《昆虫学》和《中草药学》及相关的书籍里,查到了一些有关“地牯牛”的资料。

“地牯牛”的学名为“蚁狮”,幼虫的学名为“沙牛”,成虫的学名为“蚁蛉”,属动物界节肢动物门昆虫纲有翅亚纲脉翅目(Neuroptera)蚁蛉科(Myrmeleontidae)“地牯牛”有很多别名,如《本草求原》的“沙牛”、《生草药手册》的“金沙牛”、《本草拾遗》的“睡虫”、《生草药性备要》的“沙谷牛”、《动物学大辞典》的“蚁狮”、《陆川本草》的“砂牛虫”等,老百姓确称之为“沙鸡”、“沙王八”、“老倒”、“砂挼子”、“倒行狗子”等。“地牯牛”的成虫“蚁蛉”体长2432毫米,一对前翅长2534毫米,一对后翅长2332毫米。头部为黄色多黑斑,唇基下颚须短小,下唇须很长且末端膨大,中央有个大黑斑。头顶有一对蜻蜓般鼓鼓复眼,一对触角和卷曲的喙为黑色,胸部为黑褐色,前胸背板两侧和中央各有一条黄色纵纹,近端部还有一对小黄点,中、后胸则几乎全为黑褐色。腹部大部分为黑色,第四节以后各节后缘有细黄边。三对足的基节为黑色,转节处为黄色,腿节和胫节黄褐色有黑斑。一对双翅透明有许多黄色小褐点,翅脉大部为黑色间杂有黄色部分,前翅约十余个褐斑排成两列。根据昆虫学家考证:“蚁蛉”广泛分布于亚、欧、北美等各地(英国无)我国大西北的沙漠戈壁地区和两广、江浙、云贵川、海南及山东也有分布。

2010年夏天,应邀到安徽省亳州市涡阳考察时,在全国最大的中药材市场上才知道,晒干和处理过的“地牯牛”干品可作为中药材根据我国中医多年临床证明:“地牯牛”不是害虫是一味非常好的中药材。它干品性味辛、咸、温,主要功用补五脏、益气血、止渴润燥、归肾散结、解热镇痉、利尿通淋和化疔毒等,一般用于肾及尿道结石、阴虚劳热、肺痿咳嗽、小儿高热、小便不利、瘰疬疔疮、吐血便秘、口疮消渴和肌肤枯槁等。

放走了“地牯牛”的成虫 “蚁蛉”后,不由地撩拨起了我久违的童心,看看是否还能与童年的“小伙伴”“地牯牛”来一个不期邂逅呢?于是,我便伏下了身子,在树丛中看到了一小片干的沙土,沙土上真的还分布着三、四个漏斗状地小沙坑,便捉来一只蚂蚁投放进其中的一个小沙土坑里,只见一只“地牯牛”真的从土里急匆匆地一跳一跳杀出,瞬间用头部地钳螫将蚂蚁擒获后拖进了沙土里。当我认准了它藏身的位置,便用一根细草棒将它从沙土挑出来捉到手里观看,只见小家伙使劲地蜷曲起着腰身,一动不动地装在死。我兴奋微微坏笑了一下,嘲讽它的小伎俩只能欺骗同等的低级生命,对于我这个“老朋友”而言确实是白费功夫。但我没有像儿时那样常常去伤害它的性命,而是将它重新慢慢地放入了沙土的巢穴内,眼看着它“扑楞”地一下翻过身来,快速敏捷地蠕动着身子,三下两下快速地倒退着钻进了沙土里,像土行孙一样土遁而去地消失了

连着两个晚上的小雨后天放晴了,昨天我又急不可待地来到院子的花坛,很想知道藏在沙土里的“地牯牛”怎么样了。但找到原来那一小片松软的沙土后,看见“地牯牛”的巢穴已被雨水浇淋得一塌糊涂,几个小沙土坑也已不复存在,细碎地沙土表面板结成坚硬的一块,此时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悲哀:小家伙,你终于还是把自己活葬了。真可谓玩火者自焚,掘坑者自葬啊!

 

                                  ——写于2017522日晚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