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有春天(《中国财经报》2017年09月06日)
发布:2017-9-19 19:57 | 作者:王子君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35 次 | 字号:

在秋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的这些天,我却蜷缩在沙发上看书、看电影。房子是租住的,陈设简陋得一塌糊涂,沙发当然也普通得毫无舒适感可言,可我在上面一歪就是一整天,不,是整整一个礼拜了。

我要感谢这几本书,《爱之罪》《古玩随笔》《与电影一起私奔》。读《爱之罪》,只是想打发突然而起的虚空心态。可是,在震撼的内容之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技巧,作者过多的叙述削弱了故事的惊险与悬念性,只是故事所折射出来的奇特诡异的想象力,仍然让我对这个在那个年代里充满叛逆精神的作家心生敬意。

我所谓的虚空心态,就是突然不想做现有的一切事情,不想与远道而来的朋友会面,也不愿出席有意义的郊游聚会……这样的时刻在以前的时光里偶尔也有过,但似乎没有这一次来得严重。我慵懒地沐浴、慵懒地喝咖啡、慵懒地接电话、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期待思想不要降临到我的脑子里。我怅惘地问自己,你怎么了?

《古玩随笔》是多年前一个刘姓文友的书。一次出差长沙时,在朋友的聚会上巧遇他,他特地送给我这本书。据说文友刘现在最上瘾的事就是收藏了,而文人搞收藏,自然就多了更多的思考与抒情的方法。我与收藏界有点联系,可真正被古玩打动可能就在读这本随笔的时候。虽然心理上处于虚空,可随笔中透出的古玩所承载的文化精神与历史痕迹,却让我直面收藏的真正意义与价值……

朋友王樽送了我一本新出的《与电影一起私奔》。这不是传统的影评,不是泛泛的电影介绍,也不是理性的电影专业研究,而是一个性情中人由看电影引发的生活感悟与人生价值思考。在缤纷的影像之外,王樽的善良与狡诈、坦荡与精致、随性与深刻、质朴与智慧,在他诗歌般跳跃、音乐般起伏、歌吟般抑扬的文采中显露无遗,而且不止这些,书中游荡着一个思维广阔、性情浪漫、学养深厚、思想敏锐的超级影迷的灵魂。那份感受,只能借用西班牙电影大师卡洛斯·绍拉的一句评论来表达:“王樽先生对电影的感悟与独特理解令我惊讶与欣喜。”

不少名著虽已看过,有些还看过不知多少遍了,它们的种种故事,在现实中已变成了我童话的梦,仍击疼我的胸口。

我的肉体感受得到疼痛,却感受不到窗外的春天。我去找部歌舞片,那是《红磨坊》。当克里斯蒂安那金属般的声音穿透了天空,穿透今天这个被我关在窗外的春天落进我的心灵的时刻,我明白了这部作品之所以经典的含义:世上最美妙的事莫过爱人以及被爱。

悲剧更具有震撼人灵魂的力量。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是因为它不可能实现;经典的爱情影片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它所描述的爱情是现实中的人们梦想着拥有却无从得到的。爱,是彼此对等的付出。爱对方,对方却不爱你,这样的爱注定是要以死亡告终的。

我想到了“死亡”这个词,突然明白了我感到虚空的原因:在这些天读过的书里,有不少关于死亡的命题。萨德故事里的血腥,有些古玩散发着坟墓气息,因爱情殒逝的魂灵……而这些,无非是因为生命的死亡。宇宙的生命是无限久远的,但对于我们个体生命来说,生命却短暂得如同春天发芽的一片树叶,到秋天就得凋零。我们生命的春天终将远去,在春天诞生的梦想却只能像电影一样成为一种虚构?

我,已是一个被朋友们称为“资深美女”的、已知天命的女人。知天命,意味着成熟,意味着青春永远不再。

对!潜意识里就是因为承认了这一点而突然陷入了心灵的虚空?我没有悟懂岁月,我没有历练成精,我没有掌控命运么……

不行,我不能一味地纠缠在对爱情、生命是否永恒的拷问里。我必须更换一下我的姿势,寻找那些内涵更丰富更深邃的电影力量,寻找到在春天就已经发芽的、生命中的橡树,寻找到树叶变绿过程中的丰富含义!

我要寻找到生命里真正永恒的春天。

我站起来,我打开窗户,将春天揽进怀中。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