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才是核心生产力----访冰心散文奖获奖者、著名作家、编剧王子君
发布:2017-9-19 19:39 | 作者:王子君 | 来源:本站 | 查看: 2316 次 | 字号:

  (《图书馆报》,2017331日,记者祝愿)

   因为一个偶然的电话结识了作家王子君,拜读了她的冰心散文奖获奖散文集《无花》后,带着对她本人和作品的好奇,拜访了这个个性鲜明的南方女作家。之所以突出南方,是因为她本是湘女,却在海南岛的椰风树影下孕育了作家的灵魂,她的作品常常从女性视角出发,也书写了许多女性的故事。就这点,王子君谈到了一件往事,她说,因为《没有爱情》这篇散文,曾经在海南岛引发了一场关于情感的热烈讨论,也使 “海南岛上无爱情椰子树下无真情的说法流传开来,引得很多女读者给她写信询问感情问题。她的回信后来被结集出版,出版社还想请她撰写相关的图书,却被她拒绝了,那时候我还不到三十岁,哪能帮别人解答情感问题啊,她摇摇头说。
   
二十多岁的王子君曾经跟着十万人才过海峡的热潮,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海南大特区寻找自己的文学梦,而如今成熟的她,从南至北,来到北京多年,只为了继续对写作的执着。谈到自己正在创作的长篇小说,她不禁回答只要写作,我就感到非常快乐,小说、散文、剧本都是她挥洒热情的舞台。这个充满能量的女性,在此次访谈中发表了自己对写作的独到见解。
记者:您觉得一部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能使一部作品区别于其他作品的核心是什么?
王子君:一部作品最重要的当是主旨,也就是思想,即我们平时说的中心思想。你想要表达的思想,你写这个作品想要表达什么。当然,这个需要准确而生动地表达出来。而且这个思想必须是由心而发,首先得感动自己。它是一部作品的灵魂,是作品的骨血。人物的刻画、语言的风格、创作技巧,都是围绕它、为了丰满它来进行的。大凡文学名著,哪一部不具有深刻的思想性?
我个人认为,语言风格更应该是一部作品区别于其他作品的核心。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语言风格,就像一个人有自己的声音特质、着装风格一样。所以,即便不看署名,只要通过他的语言叙述方式,就可以知道这是谁的作品。
记者:作为一个编剧、作家,您怎么看待现在的IP热现象?怎么看待网络文学?
王子君:IP热现象是影视人灵感枯萎、创造力衰竭的表现。因为创作、构思不出好故事,只能从别人的知识产权,从网络小说、综艺节目甚至歌曲中寻找闪光点,将别人写过的故事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用衰竭这个词也许过于严重了,而且衰竭的原因有自身的,也有社会环境的,不能一概而论。斯皮尔伯格曾在接受某家媒体采访时说,对于电影,我们拥有更高的标准。”“电影人失去创意,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我非常认同他的这种说法。影视人不能一味地从IP中寻找灵感,而应该通过自己的观察感悟,致力于研究开发好的人物和故事。IP毕竟是他人的创意,而且并不是有了IP就有了好的影视作品,因为一方面,IP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其含金量还有待全方位研究;另一方面,将IP打造成优秀的影视作品,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制作团队非凡的创新能力。长此以往,有个性的作品必然会越来越少,原创能力越来越弱。当然,作为一个作家,我很欢迎这种,也期待自己的作品也被“IP”一下,而且我认为自己有些作品是很有被改编的潜力的。
网络文学的发展是何等迅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网络文学这个平台,也使不少有才情的作者脱颖而出。但我个人以为,网络文学还算不上真正的繁荣。真正的繁荣当是和风清穆,但眼下是杂草丛生。尽管精品不少,被IP”不少,通过影视剧的传播也日益引起关注,这是好事、幸事,但这并不能掩盖网络文学存在大量垃圾的事实。有些网络文学的玄幻、架空、仙侠等题材,不是说这类题材不能写,而是越来越轻浮造作,莫名其妙,乍一看是想象力非凡,细思则内容极苍白。我们大家也都看到过有关网络文学抄袭、低俗、粗制滥造之作泛滥的报道,为什么?因为创造力低下的缘故。现在有些网络小说动辄就是两三百万字,据说有些平台规定,网文必须不低于多少多少万字。几百万字,这其中不大量注水凑字数怎么能完成?注水的东西即便没有毒,品质上也打了折扣。有些作者明知自己在注水,在塞垃圾,可为了凑字数,为了稿酬,管它呢,编,使劲编就是。如果如此发展下去,网络文学的真正意义将被虚化,前途也未必一片光明。好在,随着网络环境的日益规范和知识产权保护法的日益完善,网文也可以去芜存精,百花齐放,真正走向繁荣。
记者:您认为剧本创作和纯文学创作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王子君:最大的区别是思维方式的不同。编剧以画面性思维为主,也可以说是视听思维;作家以文学性思维为主。
我必须做到在编剧和作家两种角色、画面性思维与文学性思维两种思维方式之间自如地切换,准确地找到表达方式。在剧本创作中,避免将文学性思维过多地带进剧本;在文学创作中避免过于平淡直白的语言。
记者:作为一个女性作家,您觉得性别意识对您的创作有影响吗?
王子君:性别意识似乎是不可避免地对创作有影响的,女性关注的事物、思考的角度、思维的习惯甚至表达的方法与男性都有着天然的不同。女性更多偏于感性思维,男性更长于理性思维。所以,女性作家的作品大多委婉细腻,呈现阴柔之美。而有阳刚之气的男性作家,创作的主题往往更加宏大。我作为女性作家,不自觉地更加关注女性的命运。
记得我第一次触电,参与的第一个影视剧作品,就是去帮着修改剧本。此剧本为一个大腕编剧的作品,但剧中人物全是男性视角,女性人物说话行事的方式与男性无异,使得整体剧情缺乏刚柔相济之美,导演要求从女性视角进行修改创作。
当然,女性作家要真正写好一部作品,就不能单纯地着眼于感性思维,而是必须多视角、全方位地认识人、认识人性、认识社会,避免性别意识带来的失误与偏见。近年来,随着题材上向历史人物拓展,我渐渐地训练自己有更加开阔的思维与更加宏大的叙事。
记者:有人说一个作家70%是靠天赋,30%是靠勤奋,您觉得有道理吗?
王子君:我个人认为是有道理的。具有文学天赋的人,观察力、想象力都是与众不同的,对于周围生活的观察与认识往往会高于其他人群,天性中有一种超越常人的敏感。但人仅有天赋是不够的,天赋也不是天才。一个优秀的作家除了天赋上的观察力、想象力外,仍然需要不停地学习,丰富阅历,积聚知识,提高思辨能力。
当然,也不是所有作家的天赋都是与生俱来的。特殊环境和经历也会是一个人写作的源泉与灵感。有些作家在后天的社会实践中,对文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热爱,积聚起灵气,又投入极大的热情,经过持续勤奋的努力,假以时日,发掘出了这方面的创作才能与聪明才智,同样可以成为出色的作家。
记者:您是一位擅长叙写情感、人生励志题材的作家,近年却涉足传统文化和革命历史等宏大题材,为什么有这么重大的题材取向转变?有什么体验?
王子君:一切源于一个导演邀请我创作的《老子传奇》的30集剧本。当我完全融入到周王朝末年那个列国争霸、百家争鸣的时代时,我激动、兴奋,像是被点燃了生命之火,创作激情迸发,一发而不可收。以往,一谈到历史,我总有一种畏惧感,认为那是厚重高深的,也是冰冷枯燥的,这时却体会到,中华传统文化辉煌灿烂,源远流长。数千年来,其中所包含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思想文化及其价值观念,是后世的宝贵遗产。站在一个文学和影视创作者的立场,历史文化丰富广阔,只要我们树立科学的历史观、价值观,就能从中挖掘到非常有现实意义的题材。因此,在完成剧本后,我自觉成为了一个老子思想文化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者。
也是一个偶然的机缘,我接触到了黄克诚大将这个中国革命历史传奇人物,从而又涉足中国革命历史题材,开始了对黄克诚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研究党史与军史,从而为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历史所吸引。眼下,我在创作一部有关黄克诚大将的纪实作品。春节七天,我竟然完成了十万字,将自己全身心地置于黄老的生活工作之中,和他对话,感受一代伟人的精神。
 
记者:请您推荐三本书给我们报纸的读者,并请大概说说推荐的理由。
王子君:第一本书是《凡高画传》。用一个词来形容凡高,我选择疯狂。凡高自己有句话,尽管我又病又疯,但仍不失去对人类的爱。对,这就是凡高。每次读到他,我都会为他绘画中的疯狂色彩、为他对艺术的疯狂执着、为他对生活的疯狂热爱而感动、倾倒。没有读哪一本书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产生过如此强烈的痛苦,痛苦得不断地掉眼泪。
   
第二本书是 《万物简史》。这是一部有关人类科学发展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科普经典。作者比尔·布莱森,是享誉世界的旅游文学作家。他尖刻、幽默、机敏、博学、智慧。他以超常的智慧、幽默风趣的笔法,结合有关现代科学的发现,勾勒了自然的演化史和人们认识宇宙、探索万物的科学历程,既通俗易懂又引人入胜,既妙趣横生又科学严谨。
   
第三本书是《青鸟故事集》,它是散文、评论,是考据和思辨,也是一部幻想性的小说。除了文本独特以外,它是我2017年读到的第一部拿起来就不想放下的书。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