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門的春天來了
发布:2017-3-02 06:35 | 作者:王子君 | 来源:本站 | 查看: 2455 次 | 字号:
http://big5.gmw.cn/g2b/meiwen.gmw.cn/2017-02/28/content_23846307.htm

清晨﹐天空透明。窗外的樹木昨天還是遍身的霾塵﹐此時卻露出了鵝黃嬌嫩的容顏。

  春天來了嗎﹖

  我推開窗﹐像推開了春天的門。

  撲進眼簾的﹐是廣安門南濱河公園的風景。我要撲進春天裡去﹐我要呼吸這春天的第一縷空氣﹐這清新潔淨的空氣。

  果然﹐濱河路邊的草地就和昨天不一樣了。昨天形容枯槁的草地冒出了柔柔的青綠﹐尚有幾分羞怯的樣子﹐似乎觸碰一下就會消弭隱去。草地深處﹐有幾朵硬幣大小的花朵﹐花開幾瓣﹐鑽石般地落在青綠之中﹐鮮艷奪目。

  一葉能知秋﹐一花更能知春。廣安門的春天來了﹗

  青草﹐碎花。然後是樹叢。鵝黃的葉芽一片連著一片﹐凝脂似的在陽光下閃著光澤﹐散發出流金歲月般的溫情。我真想坐在陽光裡﹐坐在這青青草地上﹐坐在這明艷的樹葉旁邊﹐靜靜地看青草生長﹐看鮮花盛開﹐看春天完全醒來﹐看我心沉醉。

  我心沉醉。萬物復榮﹐春天就這樣甦醒了。

  很快﹐南濱河兩岸﹐就是一派春的景色了。草地是去年的﹐樹是去年的﹐花從去年凋謝的地方再開出來。大自然就是這樣生生不息﹐讓人感悟生命的真諦。

  或高或低的樹木﹐淡紫的﹑茶青的﹑粉白的﹑嫣紅的樹葉溫暖地舖排開去﹐淺紅色的是櫻花開了﹐更艷麗的是迎春花﹐黃燦燦的耀眼極了﹐奔放﹑自由﹐使整個兩岸風景都靈動了起來。

  最撩撥人的是海棠花。海棠花一開就是一樹﹐親密﹐繁茂﹐緊致﹐驚艷。花與樹葉貼梗生長﹐交錯向上﹐葉若翠玉﹐花如胭脂。我的耳邊突然響起一部紀錄片中“春天到了﹐百花競放﹐西花廳的海棠花又盛開了”那深情的回聲﹐心中欽慕﹐心中肅然。海棠花﹐那是周恩來總理一生最愛的花﹐卻原來就開在市聲之中﹑開在民眾的公園之中。周恩來﹐這位世界公認的偉人﹐為國家為人民鞠躬盡瘁﹐他偉大的人格光華﹐將本就有“國艷”美譽的海棠花映照得更加絢爛。

  微熏的風拂過﹐南濱河兩岸﹐楊柳隨風搖擺﹐與甦醒的河渠嬉戲著。渠水映著天光﹐如蜜一樣溫柔湉湉。明亮的天空下﹐暗香浮動﹐魚影悠悠。不知道是哪一年﹐春寒料峭的時節﹐水面上陰霾籠罩﹐久久不退﹐我悲觀地寫下了微詩歌《春天的河流》﹕“那尋找春天的魚﹐竟溺水而亡。”今年的春天﹐看這陽光普照﹐大地清明﹐潛魚再深也能感受到春天的溫暖了。

  春天﹐是開花的季節。花兒繼續盛開﹐一天比一天熱烈。那玉蘭﹑桃花﹑梨花﹑芍藥含苞吐蕊﹐爭奇鬥艷﹐昭告人們﹐春天真的來了﹗玉蘭﹐冰清冷媚﹔桃花﹐嬌紅欲滴﹔梨花﹐潔白無瑕﹔芍藥﹐錦繡華麗……

  春天如畫﹐吸引著我往濱河公園風景的深處走去。就在濱河公園的繁花盛處﹐突然有了一片開闊的廣場﹐廣場中央﹐一座青銅製的紀念碑兀自聳立。奔跑嬉戲的兒童﹐遛鳥的老人﹐低語的情侶﹐跳舞的大姐﹐欣欣放歌的學生﹐為廣場平添了一幅世俗風景圖﹐與冷峻巍峨的紀念碑相映成趣。

  這座紀念碑叫北京建都紀念闕。一個“闕”字﹐把我從春天帶進廣安門的歷史宮殿裡去。

  廣安門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那時候周朝實行分封制﹐北京古城不叫北京﹐叫薊國。春秋時期﹐燕國滅了薊﹐定薊為都城。此後﹐燕城漸漸湮廢﹐薊城卻一直沿用。到了遼代﹐擴薊為南京﹐作陪都﹐也稱燕京。金朝建立後﹐一一五三年﹐在遼陪都的基礎上擴建其城﹐改稱“中都”。自此﹐北京城開始了作為王朝都城的歷史。金中都城址之中心﹐就在今天的廣安門南。

  蒙古軍隊放火焚城﹐金王朝一夜傾圮。中都飽受戰亂﹐損毀嚴重﹐元朝另擇良地興建元大都﹐廣安門南地漸被邊緣化。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66年)﹐以廣安門為南方各省進京的主要通路﹐仿永定門城樓改建廣安門﹐廣安門城闕巍然﹐地位陡高﹐繁華盛極。

  這是廣安門舊時的歷史﹐也是北京古城歷史的縮影。上世紀八十年代﹐濱河公園開始建設﹐因緊靠舊朝外城的西護城河而得名﹐其西側﹐自北而南﹐正是金中都中軸線所在地。舊時的皇宮﹐化身人民的公園。經考證﹐金宮殿的主殿大安殿──相當於紫禁城裡的太和殿──遺址就在此地﹐由此﹐濱河公園有了與眾不同的舊都記憶。二○○三年﹐在紀念北京建都八百五十周年之際﹐宣武區人民政府在濱河公園內這片金中都大安殿遺址上築起了這座“北京建都紀念闕”。

  紀念闕整體造型獨特﹐由一個青銅斗拱和四條分別朝向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仿金代青銅座龍構成。基座上鐫刻有《北京建都記》文﹐概述了北京建都歷史。

  闕在這裡﹐代表宮闕﹑城闕的意思。紀念闕向東﹑濱河西岸的坡堤之上﹐建有五座神獸噴水﹐斜面上刻繪著雲紋﹑山脈﹑河流﹐象徵潤澤祖國大地﹐周圍花壇環繞﹑噴泉歡湧﹐與濱河公園“以史為魂﹑以人為本﹑以綠為主”的主題相呼應﹐營造出歷史積澱與現代文明共依共融的精神氛圍。

  歷史﹑現在和未來﹐宛如一條河流﹐有源頭﹑流域﹑方向﹐雖千曲百折﹐卻不可斷裂。以史為鑒﹐珍惜今天﹐昭示後人﹐設立北京建都紀念闕的用意也許正在於此。這美麗的公園﹐曾經戰火紛飛﹐今天的安寧祥和﹐是歷史的洗禮與饋贈﹐任何人沒有權力摧毀之。

  原來﹐風景的深處﹐就是千百年來的民族文化沉積。我們走在濱河公園﹐是走在金宮殿的遺跡裡﹔我們漫步在春天的風景裡﹐也是漫步在歷史的縱深處。空間未變﹐時光遠逝。八百六十多年過去﹐輝煌顯赫的宮殿無存﹐那時的春天卻還在往復更迭。王朝會廢去﹐宮殿主會消亡﹐而春天周而復始﹑永不枯萎﹐文化脈絡經受住歷史的淬火延綿不朽。朝朝代代﹐無出其右﹐車輪滾滾﹐只為不斷向前。前方﹐是夢想開花的地方。

  原來﹐春天是開始﹐歷史卻不是結束。風吹散糠秕﹐露出金黃的谷堆﹐值得銘記的歷史會以各種形式銘刻於後世﹐高聳在人心的厚地。有歷史﹐才有夢想和未來。那些為春天植入花草種子的人﹐才會在民眾的心田永生。夢想的種子播種在人心裡﹐時候到了﹐就能開出美好的花朵﹑結出美好的果實。

  如今﹐又是一個春天。百花競妍的春天來了。廣安門的春天真的來了。廣安門這一隅春天﹐也祗是京都春天的一個縮影。

  我放開想象﹐透過這曾經榮為古城入口的城闕廣安門﹐春風由此渡進城去﹐春水由此流淌進城去﹐春花蔓延著綻放進城去﹐那麼這也是春的入口﹐春就進城了﹐北京城的春天也就來了。

    春正在廣闊的大地綿延。春風和煦﹐春水蕩漾。春光明媚﹐春花爛漫。最重要的是﹐霾霧消散﹐天清地明﹐情緒不再悲傷﹐春心自在光明。

  春風又綠了祖國的大江南北﹐春天又開始抒寫壯麗的詩篇了吧。

  這是真正的春天。

  春天是永恆的。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