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
发布:2017-3-19 15:38 | 作者:青阳纯熙 | 来源:本站 | 查看: 2437 次 | 字号:

三月的多伦多,竟然下起了连绵细雨,两天两夜,不眠不休。

夜阑人静,听着窗外的雨声,时远时近,细碎的雨滴敲打在编织紧致的纱窗上,发出淅淅沥沥的轻响,搅乱了人的一帘幽梦。

清晨醒来,但见如烟的轻雨仍潇潇洒洒的弥漫着,氤氲迷离,却毫无停歇的迹象。缠绵的雨丝,凝了一树晶莹,似串串珍珠般透明闪亮,坠满了染着淡淡鹅黄色的柳枝,又一串串的跌落进水中,溅起一朵朵清清浅浅的小小白色水花;潮湿的味道揉和着才露尖尖嫩芽的青草的淡香,飘散在空气里,凝合成一缕清新的气息缓缓流淌,沁人心脾。

清澈的雨水,洗涤了一冬的积雪覆盖的阴霾;融化了屋檐下悬挂着的冰凌严寒。

一团团袅袅的雾气,挟裹着远处隐约可见、参差的大厦与建筑,又缭绕于近处一排排、一片片居民小楼,红砖青瓦都被浸透,染着雨的颜色;往日里,一群群啁啁啾啾的鸟儿,此刻早己没了踪影,也许躲在了谁家的屋檐下,又或许藏在了不远处那棵高大的石榴树上层层叠叠的枯枝中,于是,外面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静静的,寂静中只有雨,绵绵密密,在天地之间悄然编织着一张似有若无的柔软的网,不知多少楼台烟雨中

这景致,让人想起烟花三月的中国江南“春来江水绿如蓝”,烟波浩渺,堤柳依依,粉墙黛瓦,断桥流水,尽皆洇晕于朦胧雨巷深深处,那撑着油纸伞的千古缠绵,结着丁香般的幽怨,一路暗香留;……

蓦地,一串清亮亮的笑声划破雨中的寂静,把飘渺的思绪从万里之外的秀丽江南拉回这冰寒的北国,循声而去,原来是邻家的几个小孩子在自家后花园里嬉戏,这才想起,每年学校的十天春假己在这漫漫丝雨中拉开纬幕。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春天,己悄然捎来信息。可多伦多的春天, 却总是千呼万唤,犹抱琵琶,姗姗来迟,撩得人们巴巴盼着,却又没了奢望。

                                 


多伦多,是个寒冷多雪的城市,与中国的哈尔滨几乎在同一个纬度上,比哈尔滨稍南一点,可想而知其寒冷程度。冬季特别漫长,通常达半年之久,甚至更长,有时十月底就开始下雪,往往要持续到来年的三、四月份。放眼望去,眼前永远是一片皑皑白色,因为雪太多,一场接着一场,前一场还没化完,后一场又不请自来,毫不客气的覆上前一场雪,全没商量;还因为,这雪根本就化不完,太冷了。最冷的时候,加上风冷,白天可达摄氏零下三十多度,夜间零下四十多度,所以,房前、院后、街边、路旁,草坪上、树根下永远堆着一冬天的雪和冰。你还会经常看到,在无数个大商场和购物中心的停车场上,有一堆堆占去大片停车面积、被堆成小山似的物体,灰蒙蒙中透出星星白点,又被尘土包裹着分辩不出内容,常常会被人误以为是要准备用来施工用的水泥,又或者是哪里正在施工的土堆,其实,那就是一座座无处可运又化不掉的雪山。

多伦多的春天,就是这般深冻寒冷,即来得迟,且变幻莫测。

记得,有一年的五月初,己是春满枝头,却骤然间楞是落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真真害得人们把己经收好的冬装又都抖了出来。五月,己是满城飞絮的季节,那一草地的嫩绿,还有那一枝枝、一树树的梨花,桃花,杏花,樱花,玉兰花,顷刻间,又被覆上一层白色。

每当鸟语花香、夏日即将来临的时节,我总喜欢驱车前往位于多伦多郊区的Sheriton花圃。在多伦多很少见到人多的地方,但每到花季,各个无论大小的花圃便是人流不息,人们无比珍惜这短暂宝贵的阳光与温暖,纷纷用鲜花的明媚与艳丽装点自己的家园、装点生活,并以此驱散长久冬日的灰黯与沉寂;所以,加拿大人尤为热爱阳光热爱鲜花。据不完全统计,加国人每年春季购花的消费高达几千万加元。

我常去的这家花圃很大,有十好几座长长的白色花房,里面培植着品种繁多的花、草和小树苗;离这些花棚不远的地方则另建有一间独立的大棚,专门卖花。里面总是挤满了人——人流如潮;到处堆满了花——花开似海,满地,满架,满棚顶都是花,各式各样,各种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正午的阳光穿过花棚的天窗豪不吝啬的泼洒在千万片色彩各异的花瓣上,变幻出万千种眩目的光和色,好似一个巨大的万花筒,稍一移动,眼前便会闪现出迷一样的色彩,光追着色,色晕着光,变幻莫测,层出不穷,直看得人眼花撩乱,目不暇接,美不胜收。我总会在这里买一些粉色郁金香和白色蔷薇的花苗,回家后栽在屋前和后花园里。

一次,听一位加拿大的朋友聊起花经,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园艺师,道的都是真真的经和艺。在她说的那么多的经里,有一段殷殷切切的嘱咐我记住了,并且是真理性的,因为己被实践证明过了。她说:四月份千万不要在屋外栽花,因为天气依然冷热不定,温度变化无常,很难存活;有时太冷,就被冻死了。所以,必须要等到五月份,还要看气候而定。许是看着我有些愕然的表情,末了,她又十分轻松并充满乐观的补了一句: 不过,也不用担心,春天终究会来的!只要气温稳定了,花就一定会生长的很好,只是花期短了点。由此推论,六月份才是最适宜和最保险的;她没说,我作了这样的结论。我庆幸自己从未在四月份栽过花,都是在五月底或六月初,绝对不是因为有经验,而是因为懒。不过,此刻我也才意识到,正是因了这份懒,我竟在无意中拯捄了不知多少无辜美丽花朵的性命,正如恰好躲过五月初的那场雪。

多伦多的春天就是这般令人捉摸不定,你明明己看到她的影子在你眼前闪过,你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抓到,只因为她并没有停留,真的就只那么一闪。很像小时候小孩子们玩的捉迷藏,你明明看到一个孩子藏在树后,因为慌张还露出一片衣角,你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可到了树后才发现,根本就没人,所谓的那片衣角,原是一丛茂盛的叶子,不过因站得较远看不真切罢了。而事实是,确曾有个孩子躲在树后,只是看你朝他走来,便悄悄地退到树后的草丛里藏了起来,这次,你没有发现他,而是与他擦身而过……

但,无论寒冬多么漫长,也无论那厚厚的积雪多么难以消溶,更无论春天有多么遥远、多么难以降临,正如那位园艺师所说:春天,终究会来的!

花一定会开!而且,会开得很美,很美。也许,己经没了奢望,但仍有希望!因为,春天,正在雨中和我们捉着迷藏,……

雨,仍纷纷扬扬地飘洒,茫茫如烟、似雾

雨中,寄托着几许期盼,几许等待,几许又几许

雨丝里,飘着雪融后的最后一片小花

雨深处,己见春的浅影

曾记否,那是漫漫冬日里一个绿色的梦

美丽如斯——多伦多

美丽的三月雨!


                                      

青阳纯熙  初春  多伦多

殷宗毅2017-5-21 22:31:26

春来江水绿如蓝

青阳纯熙2017-4-30 15:30:57

一湾泓水: 好清丽的文笔。
谢谢!

殷宗毅2017-4-19 21:14:17

传播美丽

一湾泓水2017-4-19 00:37:57

好清丽的文笔。

殷宗毅2017-3-31 05:36:49

很干净的文章

青阳纯熙2017-3-20 16:10:04

殷宗毅: 很干净!
谢谢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