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世界华文媒体--全球中文媒体之媒体 >> 资讯 >> 本网专稿 >> 故园之恋 (王菁野, 美国) >> 详细内容

毛 毛

发布: 2015-6-14 20:33 |  作者: 王菁野 |   查看: 2303 次

记得那是一个冬末春初的黄昏,楼下不断传来野猫的嚎叫。毛毛独自蹲在窗台上望着外面,一动不动,她的背部拱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侧面的轮廓柔和而流畅,像是一尊极品的雕塑。忽而,她转过头冲着我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叫声中含着一丝哀求。一般情况下,毛毛向我索要食物时都会这样叫。我以为她饿了,就打开房门到门外去取牛奶,那是毛毛的最爱。也就在我开门的一瞬间,毛毛飞速地从我的脚下溜出去了。

当时,外面正飘着清雪,从未出过家门的毛毛头也不回地扑进了渐渐垂落的夜幕里。

慌忙间,我穿着拖鞋追了下去。但是,除了刺骨的寒风和远处的野猫叫声,毛毛早就没影了。我声嘶力竭地喊她叫她,可声音刚刚发出,就被寒风给卷走了,我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

毛毛是我养的小猫,两岁多,在人来说,正是风姿绰约的年华。毛毛出落得很漂亮,她的两只眼睛非常迷人,里面总是有一些“欲说还休”的意味。我常常想,这个毛毛要是女人,那一定是个媚到骨头里的尤物。如今,这个被我心肝宝贝般宠着的小猫就这样在冰天雪地里受苦,这让我吃不下睡不着。

此后,我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寻找她。小区内外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我翻遍了。时间一久,小区的邻居和保安都知道我丢了猫,不时有人告诉我一些关于猫的信息。

一次,一位保安打电话告诉我有一只猫死在了小区的树丛中,让我快去看看。当时,我正在招待客人,也顾不了许多 ,丢下客人就心急火燎地跑了去,一路上心都被揪成一团。还好,死的那只猫不是我的毛毛,但也足以让我难过了许久。事后,那两位朋友说,你知道吗?你当时的样子像是丢了孩子似的。

天气渐渐地热起来了,毛毛还是不见踪影。我的心一天比一天焦躁不安,我的直觉告诉我,毛毛就在不远处,可是我就是找不到她。

一天傍晚,我无法继续手头的工作,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想去找毛毛。我沿着我走过无数次的小路边走边找,嘴里叫着她的名字。

猛然,一声嚎叫让我愣住了。

只见从小区围墙的角落里,钻出一只灰头土脸的小猫,她嗷嗷地哭着跑到我的脚边,围着我的脚不停地转圈。她的确是在哭着,像个婴儿一样哭着,两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只顾把头往我的腿上不停地蹭。我好半天才认出,这正是我朝思暮想的毛毛,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毛毛那公主般的优雅已荡然无存了。她骨瘦如柴,以前绸缎般的毛皮上覆满了灰尘和草屑。我把手放在她的背上,感觉到了她瘦削的脊骨如刀刃般立着,奇怪着为什么她的肚子却鼓胀得像个皮球。我把带着的猫粮放在地上,她如同一只小老虎般扑过去,按头就吃,边吃便发出哽咽一样的声音。吃完了,我想抱起她,她不让,挣扎着跳到地上。我往回走,她就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路上她哀哀地哭着,不时地跑到我的前面,然后再回过头来等我。就这样,她跑一段,等一段,跟着我穿越了大半个小区,终于在迷失了50天后回到家里。

10多天后,毛毛生下了5只小猫,个个都漂亮得像小毛绒玩具。

毛毛这50天是怎么过的,她受了多少苦挨了多少冻,她在哪里栖身,又在何处觅食,我都不得而知,但是,她一直不停地寻找家,这是一定的。

毛毛的小宝宝们都健康地成长着,毛毛天天把他们揽到怀里舔啊舔地,喉咙里叽里咕噜地和她的孩子们说着话。

看到这一幕,我感动得想哭。我想,毛毛在外面不管受了多少苦,但有了这些鲜活的小生命,都值得。

后来,毛毛也时常跑出去,但哪次都不跑远。只等我一叫,她就颠儿颠儿地跑过来和我一道回家。有一次,我忙得忘了出去叫她回来,她竟然自己找到了在四楼的家,她在外面用爪子挠门,直到我把门打开。

再后来,我每次出去散步的时候都领着她。我看风景,和人聊天,顺便买东西什么的,她准在一个不远不近的我们互相能看得到的地方玩耍。等我走回家的时候,她一定是等在门口的。

时间一久,我和毛毛在小区里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要是我出差几天,就会有人问:咦,怎么好几天都没见你遛猫?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C) 1998-2018 世界华文媒体(World Chinese Media)
World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ass Media,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egistered by Industry Canada
(File Number: 350615-1, Ontario Corporation Number: 162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