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勾结商人 伪造证件遣返非洲裔男子被曝光

2005年,加拿大警方抓获一名持有可卡因的男子,随后以贩毒罪对其提出控诉。当时,这名非洲裔男子的护照显示名字是Andrea Jerome Walker,美国国籍。但很快美加两国就确认,这是一个假护照。

接下里的审讯里,此人坚决不说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国籍。加拿大向国际刑警和多个国家的警方请求协助,虽然他们很快发现此人曾因贩毒、拒捕袭警和危害公共安全等罪名在西班牙、海地和美国被捕,但他的身份证件一片混乱,没有任何国家确认此人的归属。

因此,加拿大既不能审判,也无法将它遣返。加拿大在司法文档中,默默将此人称作“没有名字的人(Man With No Name)”。

与此同时,渥太华方面不断提醒,追问破案进度。高压之下,加拿大移民部做出一个荒诞的决定,打算“以非正常渠道(working outside normal channels)”将此人遣返。

根据《国家邮报》的报道,2011年,也就是神秘囚犯被关5年多以后,一名叫做Ivan Simic的塞尔维亚商人,经人牵线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建立联系。这名商人长袖善舞,黑白通吃,自称与许多非洲国家的高官都是朋友。

Simic提出,他可以给神秘囚犯提供西非国家几内亚(Guinea)的护照,然后将此人遣返到几内亚,一了百了。面对这套离奇说辞,加拿大政府竟然信了。他们迫不及待地让Simic全权办理此事。

塞尔维亚商人Ivan Simic(大忽悠)和CBSA警官Reg Williams(背锅俠)。

2012年12月17日,一个由4人组成的奇怪队伍乘坐多伦多起飞的的航班,飞往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Conakry, Guinea)。

4个人分别是神秘囚犯、塞尔维亚商人,以及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两名工作人员,包括CBSA强制遣返部门的负责人Reg Williams。

4人入境时,事态开始失控,几内亚海关认为非洲裔男子的护照属于伪造。面对对方的严厉质问,加拿大边境局工作人员支支吾吾方寸大乱,手忙脚乱开始删除自己黑莓手机中的聊天记录。

很快,这趟不走寻常路的遣返之旅就宣告失败,3人带着甩不掉的神秘囚犯返回加拿大。加拿大媒体曝光之后,“加拿大政府公然违法”的丑闻让边境局和移民部狼狈不堪,成为众矢之的。

CBSA高层为了洗清自己,慌不择路地将责任全部推到强制遣返部负责人Reg Williams头上。他们说此事由Reg Williams一手策划推动,组织上根本不知护照造假的事情。作为惩罚,CBSA撤销了Reg Williams的管理职位,降职为普通行政人员。Williams勃然大怒,当即宣布提前退休,并以“非法降

职”为由向CBSA提起劳动仲裁。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神秘囚犯的案子更加复杂,移民部和边境局在类似案子上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2015年,也就是神秘囚犯被关10年以后,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名Michael Mvogo,来自喀麦隆。加拿大警方到喀麦隆走访之后,在一个小村里找到了他的出生证明。随后,Mvogo拿着加拿大政府提供的一笔数额不详的金钱返回喀麦隆,开始全新的生活。加拿大历时最长的无名囚犯案,终于疲倦落幕。

但此案给加拿大人的教训是深刻的。当坏人使用违法手段的时候,司法机关可以用违法手段“以毒攻毒”吗?移民部和边境局心有余悸地说:“不能。”

在多伦多这名6年神秘囚犯的案子里,加拿大和世界11个国家的司法系统也众口一词地说:“不能。”

的确如此,因为政府违法对社会的危害,远大于任何单一的罪犯。

来源:国家邮报2013年12月20日